埃及文化館

關於部落格
埃及,是尼羅河上最耀眼的珍珠,也是太陽城諸神最恩寵的傳奇!
(若要搜尋插畫&攝影,可連結左側的書籤─光影下的萬象容顏!)
抱歉之至,目前的埃及文化館──休館中!
  • 3916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殘酷與癡情的化身─安娜特

殘酷噬血的個性

    根據迦南的神話描述,安娜特是迦南的大地造物主埃爾(El)的女兒,同時也是雷電與豐收之神巴爾(Baal)的妻子和妹妹。

    曾經有一次,為了探知巴爾施展雷電的祕密,安娜特故意靠在丈夫身畔施展媚功,溫言軟語的打探其中的訣竅,但是卻被巴爾識破,斷然拒絕了妻子的要求。不料,任性的安娜特頓時怫然變色,一怒之下便開始屠殺巴爾的部眾,並且威脅自己的丈夫,要殺到他屈服求饒,主動說出祕密為止......。

    又有一次,在一場犒賞出征勝利的慶功宴上,安娜特一時心血來潮,再度玩起了殺戮的遊戲。筵席上,只見眾人杯觥交錯,個個喝得酒酣耳熱,歌聲此起彼落,無不沉溺在勝利的喜悅之中,就在這一個歡騰的時刻,安娜特忽然一時興起,順手掄起了一把鋒利的武器,不分青紅皂白的往戰士身上揮舞。霎時間,只見四周一片腥風血雨,哀嚎不斷,狂刀飛掃之處,早已染成了一片慘紅。萬萬沒想到,一場酣暢的慶功宴,竟然害得酩酊大醉的將士們,紛紛成了無辜的冤魂,一一倒臥在血泊之中。

    無奈,目睹這一切慘狀,安娜特依然嘴角微揚,眼眸含笑,臉上跟著浮現一抹輕蔑的神色,一雙手不停的揮砍殺戮,看不到毫的悔意,反而笑盈盈的涉血而過,將象徵和平的祭品傾瀉在地上,然後仰天狂笑樂不可支

    這一刻,只見空氣之中瀰漫著一片令人窒息的死亡氛圍,同時也混雜著一股嗆鼻的酒味和腥臭味!過了好一會兒,當安娜特玩興一過,卻又裝作若無其事地,親自洗滌著雜亂不堪的現場.....!

    這兩則小故事雖然簡短,卻將安娜特那一副喜怒無常的殘暴脾性,披露得淋漓盡致!

癡情的奇女子

    在巴爾的寵愛與禮讓下,安娜特的婚姻一向美滿又甜蜜。儘管安娜特脾氣相當火爆,對丈夫仍舊是款款情深,是一個可以為愛犧牲一切的癡情奇女子。以下的傳說,足以佐證她的癡情:

    相傳很久以前,邪惡的海神耶姆(Yamm)仗著自己威大權重,就驕傲的要求『造物埃爾(El)』將他封賞稱王,但是埃爾卻開出一個難纏的條件。為了試一試耶姆的能耐,埃爾要求他必須對雷電之神下戰帖,也就是必須擊敗自己的女婿—巴爾,否則無法答應為他冊封加冕。

    耶姆一聽到這個條件,自負的他隨即仰天大笑,並且火速的雷電之神巴爾宣戰,巴爾為求勝利在握,立刻取出一把由鐵匠之神為他打造的神兵利器,跟耶姆展開一場殊死決鬥。過一番纏鬥之後,由於耶姆一時大意,加上巴爾的武器比較精良,耶姆無法與之抗衡,最後慘遭擊斃!

    巴爾獲勝之後,就在北部聖山自立為王,並且在安娜特的協助之下,獲得了埃爾的恩准,為自己建造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從此以後巴爾開始志得意滿,積極向外擴張版圖,贏得許多城市的統治權,甚至獲得『北方之主』的榮銜。

    不過,驕矜自大的巴爾仍不滿足,又向自己的死對頭,也是腓尼基的荒蕪與死亡之神—莫特(mot)下戰帖,雙方約定:『彼此必須深入對方的領地生活,再各自施展神通,以便擺脫彼此的束縛,最後安然脫困的才是勝利者,勝利者可以增加版圖,併吞對方所有的地盤。』
   
換言之,一旦巴爾勝利,塵世間所有荒蕪的區域,將變成巴爾豐饒的領地;相反的,若是莫特贏了,巴爾將永遠困在地獄中,每天以泥土(亡靈的食物)維生直到飢寒交迫而死。

    於是約定不久,雙方隨即展開了一場生死對決。就這樣,巴爾將莫特隔離在豐饒外的荒地,而自己也深入黑暗的地獄中生活,每天以泥土充飢苦撐,絲毫不肯鬆懈!

    期間,兩人數度交鋒,紛紛施展一連串的魔法迎擊,彼此的實力原本就在伯仲之間,所以一時難以分出勝負。最後,由於巴爾太過大意輕敵,終究折翼鎩羽,賠上了自己寶貴的性命!

    巴爾戰敗之後,獲悉噩耗的妻子安娜特,立刻到地獄尋找丈夫的屍體,並且哀求死神莫特放過巴爾,讓他返回陽間復活,但是卻被莫特一口回絕!安娜特悲憤至極,立刻揮刀劈了過來,莫特來不及反應,隨即血濺當場!最後,安娜特憑著一身的驚天神力,終於打贏了莫特,並且將他施以『收割作物』一樣的酷刑:

    『先用鐮刀砍斷,再用連枷抽打,接著以火焚燒,最後以石墨碾碎。』

    從此,大地終於擺脫了莫特的掌控,擺脫了荒蕪與乾旱,萬物再度復甦重現生機,而巴爾也終於再度復活了!

    則歌頌安娜特的神話,其實是從自然界衍生而來的靈感。『莫特與巴爾』分別象徵著『荒旱與豐收』,兩人循環不息的爭鬥,正是源自『季節輪替』的巧思!

神弓的誘惑 

    由於安娜特的頭銜,是一位驍勇善戰的女戰神,所以古代的文學家們,特別為安娜特量身打造了另一則神話,一則有關武器的故事。其內容如下:

    相傳遠古以前,有一名喚作阿奎哈特(Aqhat)的年輕人,擁有一把玄奇的武器。由於安娜特尚武好鬥,對天下間的神兵利器,都存著一份旺盛的企圖心!因此,當她無意中聽聞少年的身上懷有一把璀璨的神弓時,立刻投以高昂的征服熱忱,打算親自見識這件天外兵器。

    才尋思不久,她就立刻策馬而來,一派威風的來到少年的身邊,趨前探視了兵器一番,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隱約之中,但見把弓中奇葩,在晨曦下閃耀著一團金燦燦的輝光,恍如一件遺落人間天外寶物

    這時,安娜特的心中立即燃起了一股強烈的慾望,想要將它佔為己有。 於是在一番思忖之下,她忽然眉頭一揚,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軟硬兼施的嚇唬阿奎黑特說:

    「哈哈...!果真是一把難得的名弓,只可惜,它不過是一支邪惡的武器!」

    怎麼可能呢?它哪裡邪惡了?」少年疑惑的問著。

    「因為這一把弓,已經被下了死亡的詛咒,將帶給你毀滅的厄運。聰明的少年,如果你想活命的話,立刻把它交給我吧!」安娜特恫嚇他說。

    「請問你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要相信你?」

    此話一出口,安娜特隨即顯現一副天神的模樣,轉眼間,只見她手持一把戰斧與一面盾牌,頭戴阿提夫王冠,威風凜凜的坐在駿馬上。在場的路人,乍見女神現身,無不嚇得魂不附體,紛紛跪倒不敢作聲深怕觸犯了戰神天威,會招徠殺身之禍!

    當下,只見周遭一片靜寂,個個噤若寒蟬,卻聽得女神不疾不徐的說:「我乃戰爭的守護神安娜特!聰明的少年,只要你肯將弓箭獻給我,我願意給予你永恆的庇護並且賜給你一股旺盛的生命力,讓你從此擺脫災難與疾病!」

    少年一聽,毫不遲疑的拒絕她,並且一派冷靜的說:「不!神聖的女神!這把弓是我的心肝,是我的骨血,就算是遭到不幸的詛咒,我也不能失去它請您饒恕我的無禮!」

    說完,少年轉身便走,絲毫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

    這一瞬間,四周的空氣彷彿凝結了,恐懼就像是一隻邪靈怪獸,開始在人們的心中肆虐!大家議論紛紛,不敢跟阿奎哈特扯上關係就連眾神聽到這件事,都感到萬分詫異!

    「這小子,哪來的豹子膽?」

    「得罪了戰爭女神,一定會大禍臨頭的!」......

    眾神紛紛替他捏了一把冷汗,畢竟安娜特一向殘酷噬血,從來就沒有人膽敢忤逆這位暴虐的女神,連眾神都要對她都要讓三分,更別說是一個渺小的人類了!

    原因何在?或許是神弓的強大魅力,凝聚了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讓阿奎哈特面對安娜特的霸道欺壓,仍舊面不改色。

    霎時間年輕人的大膽回應,果真把安娜特給惹毛了!

    她無法忍受這種羞辱,在發洩了一頓怒氣之後,隨即派遣了一隻神鷹,幫她完成殺戮的任務。她的命令一下達不久忽然一陣狂風呼嘯而起,從四面八方撲襲而來,眾人尋聲望去,只見遠方傳來了一陣雷霆巨響,一幕黑鴉鴉的烏雲迎風而來,帶起了一片片殘枝敗葉,彷彿摧枯拉朽一般,將四周捲入一個陰慘慘的風暴中!混亂之中,忽然聽到一聲驚天怒吼,從黑雲的中央俯衝下來,凝神一看,一隻碩大的獵鷹猛然凌空而降,惡狠狠的撲向了瘦弱的少年,將少年活活啄死,並且殘酷的曝屍在荒野之中!.....

    這一則傳說,再度凸顯了安娜特蠻橫無理的特質,也許正因為如此,在疆場上她才能攻無不克,所向披靡,令所有敵人聞風喪膽!

埃及的傳說與崇拜 

    埃及,安娜特成了太陽神的女兒與賽特的妻子。儘管傳入埃及後,依然不改悍剛烈的本色,不過卻多了一些異色的傳說

    相傳,賽特曾經在尼羅河岸散心時,邂逅了寬衣沐浴中的安娜特。

    賽特一見之下,當場驚為天人,並且企圖將她占為己有。為了避免遭人非議,他特地化身成一隻牧羊接近她,企圖擄獲這一個絕色美女。但是,靈黠的安娜特絕非一個弱女知道眼前的公羊不是一隻凡間俗物,立刻還以一頓顏色霎時間,只見她舉起了千鈞神力賽特色慾攻心而滴落下的白色黏稠物(精液),狠狠的回擊在他的額頭上,害得賽特頭痛欲裂,痛苦難當!

    忍了一會兒,賽特終於難耐劇痛,火速來到姊姊伊西絲的宮殿,在伊西妙手醫治之下,才化解了難堪的危機!

                                                       

    安娜特,擁有充沛的『生命力量』,是一位青春洋溢的女神。除了裸身駕馭獅子的造型外,在古埃及的碑銘形象中,常常頭戴阿提夫(Atef)王冠(一種兩端插飾羽毛的白冠,也是歐西里斯的頭冠),手中拿著槍矛、戰斧與盾牌,穿著一襲貼身長袍,端坐在王座上。偶爾,雙手會改以權杖和安卡的符號。

    傳聞,在敘利亞的聖地—烏加里特(Ugarit),安娜特被視為『純潔的處女』,具有一副端莊完美的形象。然而矛盾的是,在其他的傳奇典故中,她卻被看成一位『好戰噬血』又『性愛淫蕩』的雙重化身。

    相當多的典籍資料,描繪著安娜特暴戾跋扈的一面。根據記載,她常常為了一時的興致,對無辜者展開一場殘酷的殺戮儘管如此,擁有不少毀滅特質的她,並沒有被眾人拒於神殿之外。在古埃及、黎凡特(Levant,地中海東部諸島與沿岸諸國)在內的廣泛地區她那善戰勇武的形象,她那驅除邪靈、抵禦災疫的本事,仍然受到當地人的青睞!

    埃及人的心中,戰神一向擁有極為崇高的地位。因此冷血的安娜特,不但不會減損她的身價,反而在這裡如魚得水,備受人民的推崇。不僅法老王仰慕她的神勇,就連黎民百姓也崇拜她威儀。尤其是拉美西斯二世,更將她視為自己的軍事守護神,這一個時期的崇拜,堪稱是安娜特在埃及最為輝煌的一段時刻!
   
據說,第三中間過渡時期,卡納克或坦尼斯的穆特神殿,還一度挪用來供奉安娜特女神哩!

    總之,安娜特是癡情與殘酷的結合體,恰如一顆璀璨的星辰,在埃及神祕的領空中,閃爍著魅惑的光芒!尤其,她那豐饒多產的象徵,她那勇蓋世的特質,千百年來一直是神話文學中時常被謳歌著墨的對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