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文化館

關於部落格
埃及,是尼羅河上最耀眼的珍珠,也是太陽城諸神最恩寵的傳奇!
(若要搜尋插畫&攝影,可連結左側的書籤─光影下的萬象容顏!)
抱歉之至,目前的埃及文化館──休館中!
  • 37615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希臘神話中的人面獸

    
    希臘的獅身人面獸,跟埃及迥然不同,活脫脫是一個妖艷又高傲的女人相貌。相傳,她從繆斯女神那裡,學會了一堆謎語,所以喜歡對過路人出難題,如果路人說不出謎題的答案,就會死在她的利爪之下,成為她的美味大餐!......

希臘傳說中的怪獸

    也許是傳承自古埃及的典故,在希臘神話中,也有一個獅身美女頭的怪獸,希臘語叫做『芬克斯』(Sphinx)。有關這一個怪獸的傳說,主要是出現在悲劇英雄—伊底帕斯(Oedipus)的神話故事當中。

阿波羅的神諭

    伊底帕斯是底比斯國王萊伊奧斯(Laius)的兒子,萊伊奧斯和妻子伊俄卡絲特(Jocasta)結縭多年,一直沒有子嗣,於是夫婦倆就相偕前往特爾斐(Delphi)神廟求助神靈。豈料,太陽神阿波羅賜給他的神諭,卻令他感到惶恐不安:

    『你將如願獲得一子,但是命運注定你將死在兒子的手中這是帕洛普斯的詛咒,也是宙斯給予你的懲罰!』

    萊伊奧斯相信這個可怕的預言,因為年輕之時,他的確犯過一個致命的錯誤!

    有一年,萊伊奧斯被敵人驅離自己的國度,幸而遇到帕洛普斯(Pelops)國王的好心收留,給予他振作反擊敵人,並且重拾王位的機會然而他卻恩將仇報回敬帕洛普斯王一個難堪無情的醜聞!

    遙想當年,在一次尼密運動會上,萊伊奧斯然色心大起,誘姦了帕洛普斯國王漂亮的幼子克律西波斯(Chrysippus)。於是,悲憤交加的帕洛普斯,就對著天地哭訴滿腔的怨怒,並且大聲的詛咒著萊伊奧斯,後來這個聲音上達天聽,傳到了宙斯的耳中。......

受詛咒的孩子

    從神殿回來之後,萊伊奧斯擔心預言成真,只好跟妻子分房而眠。過了一段漫長的時日,有一天晚上,萊伊奧斯喝得酩酊大醉來到妻子的房間,一時忘了神諭的忠告,就跟愛妻同床共寢,一番繾綣溫存之後,妻子居然懷孕生下一名男嬰。

    男嬰出生不久,萊伊奧斯不思懺悔,為了擺脫命運的懲戒,居然歹毒的將新生兒的腳踝刺穿,並且綁上皮繩交給一名牧羊人,命令他將小孩棄之荒野,任由野獸吞噬下肚

    一路上,嬰兒哭啼聲不絕於耳,牧羊人頓時心生悲憫,就將無辜的嬰兒送給克泰戎山(Cithaeron)山腳下的另一個牧羊人。這名牧羊人並不清楚小孩的身世,看見他血跡斑斑的雙腳,就將他取名為伊底帕斯,意思就是『腫脹的腳』。

    後來,這名牧羊人又將嬰兒獻給自己服侍的國王波呂玻斯(Polybus),波呂玻斯因為沒有子嗣,就將伊底帕斯視如己出,細心撫育成人。伊底帕斯也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身世,一直以為自己就是波呂玻斯的兒子,科林斯(Corinth)國的王儲。

    有一天,在一個偶然的宴會上,一名貴族醉客與王子起了口角,或許出於嫉妒的心,醉客竟然無意間洩漏了他的身世:『無知的王子啊!你根本就不是國王的親生兒子,而是國王所收養的孩子

    這句話宛如針砭,深深的刺入伊底帕斯的心坎,儘管國王皇后費盡唇舌的安撫他,依舊無法釋除他心中的疑惑於是滿心徬徨的他獨自來到了特爾斐神廟,請求阿波羅神為他解惑:『偉大的神啊!請你告訴我真相,我究竟是不是波呂玻斯的兒子?』

    然而,太陽神阿波羅並沒有回覆他的問題,卻給了他一個可怕的預言:

    『你因詛咒而誕生!你將親手弒父,迎娶親母,並且生下可恨的子孫!』

    霎時間,一聽到這樣的神諭,伊底帕斯的心中油然生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懼!

    為了不讓命運女神操弄,為了避免鑄下大錯,他暗中辭別了尊敬的父母波呂玻斯國王和王后,獨自離開皇宮,開始浪跡天涯。

    一路上,伊底帕斯始終默默獨行,不久他來到了一個交叉的路口,突然看見一輛馬車從前方疾馳過來。抬頭一看,豪華馬車上的男子甩動著一根馬鞭,盛氣凌人的驅趕著過往的行人,要求他們立刻讓路。馬車疾馳而來,隨著這一根火蛇似的馬鞭狠狠地抽在伊底帕斯身上,撕裂的痛楚讓一身尊貴的他難以忍受,一股怒火沖上了心頭,當場對著執鞭人訓斥了一頓但是車上的男子一聽到咒罵聲,不禁火冒三丈,立刻回以一記馬鞭教訓伊底帕斯,伊底帕斯也不甘示弱,火速掄起隨身的木棒加以反擊。     

    一陣交鋒之後男子不敵伊底帕斯的千鈞力道,居然應聲癱倒死在木棒之下。男子的侍衛見狀趕了過來,立刻衝上來包圍伊底帕斯,沒想到幾番交手下,依然敗在伊底帕斯的手中。才一晃眼的時間,侍衛們紛紛掛彩畏戰,不敢再招惹眼前的壯漢,只好各自抱頭逃竄,一溜煙的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人面獸史芬克斯

    後來,伊底帕斯輾轉來到了底比斯,發現底比斯內外,正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之中!一經打探之後,才知道國王在祭神的途中不幸遇害,再加上城外出現了一隻食人怪獸,嚇得城民終日惶惶不安,不敢踏出城門一步!
    根據眾人的說法,發現那一頭食人怪獸,有著一對龐大的翅膀,還有一副獅身美女頭的詭異身軀,許多無辜的底比斯人,一旦出了城門,紛紛成了怪獸吞噬的獵物!

    一號怪獸,就是令人聞風喪膽的芬克斯(Sphinx)

    芬克斯是一聰穎又狂傲的怪獸,牠從九位精通文藝的繆斯女神(The  Muses)那兒學會了許多的謎語,並且牢記在心裡,作為考驗獵物的謎題。每一天,牠總愛蹲踞在懸崖的上方,盤問路過的行人,只要有人破解謎底,或許能安然逃過死劫!一旦猜不出謎語,就會將路人撕裂果腹,好好的飽餐一頓!

    面對這個惱人的怪獸,底比斯人終日坐困愁城,不知所措!為了化解這一個危機,暫時掌理底比斯的攝政王,也是王后的哥哥克瑞翁(Creon),就頒佈一道旨意:

    『只要有英雄自願出城,剷除這一頭食人怪獸,就可以成為底比斯的國王,並且迎娶美麗的王后伊俄卡絲特。』

    伊底帕斯一踏入底比斯,看到了這個告示榜,眉頭微微一蹙,臉上跟著閃過一抹淒涼的笑容!畢竟他已經身在地獄之中詛咒剝奪了他應有的幸福,讓他孑然一身流浪無依,所以他對人生早已萬念俱灰,對生死也早已置之度外!

    想到此處,伊底帕斯的心底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只想藉此解脫一切,解脫這個乖舛不幸的一生!就這樣,他踩著視死如歸的步伐,親自來到懸崖邊,要求芬克斯給他一個痛快的死亡。
   當下,
芬克斯看了伊底帕斯一眼,對於他不畏死亡的大膽行徑,感到十分的訝異!為了剉剉他的銳氣,司芬克斯絞盡腦汁的思索著,打算出一道深奧的謎題,考倒這位狂妄的小子經過一番苦思之後,牠終於娓娓道出謎面:

    「世界上有一種生物,早上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請問這種生物是什麼?」

    伊底帕斯聽完問題,一向機智過人的他,立刻不加思索的回答說:「是人類!

    「為什麼是人類?」司芬克斯頓時震驚不已!

    「人類在幼年時期,是用手腳爬行;青壯時期,是用雙腿行走;老年時期,常用拐杖協助支撐身體。」

    這一瞬間,當他說出了正確的答案,芬克斯感到萬分羞愧與震怒,不敢相信一向聰穎絕頂的自己,居然會栽在這個年輕小夥子的手上於是滿心痛楚的牠,竟然縱身一躍,跳下懸崖摔死了!

    不久,伊底帕斯殲滅怪獸的消息,紛紛傳入了底比斯城,克瑞翁果真信守承諾,馬上將美麗的王后許配給他為妻,並將底比斯的王權交給他掌理。

                                     

    登基之後,伊底帕斯努力做一個勤政愛民的君王,底比斯人對他的尊崇,與日俱增。然而好景不常,底比斯的歡樂富饒並沒有持續太久,一場可怕的瘟疫,將城民再度推向了恐懼的深淵為了拯救黎民百姓,不再遭受天災的折磨,伊底帕斯王就派遣忠誠的克瑞翁,前往特爾斐神殿祭拜太陽神阿波羅,並且請他指點迷津 

    詭異的是,克瑞翁所帶回的神諭,居然埋藏著一絲神秘難解的信息:『要解除災厄和苦難,必須將殺害國王的兇手繩之以法,而這一個兇手現在就在底比斯城裡!』

預言師的恐懼

    為了讓人民能夠脫離水深火熱的煎熬,伊底帕斯開始展開一連串的調查努力緝兇歸案,並且頒佈一道法令:『如果有人提供線索,因而逮獲兇嫌者,將給予重賞;若是窩藏嫌犯者,將不得參與祭神儀式,不得享用聖餐,不得享受公民應有的權利!』

    伊底帕斯不但重賞勇夫,還暗自唾罵著:「這一名可恨的兇手,害我的子民受苦受難,我詛咒他一生痛苦不幸,詛咒他一生擺脫不了命運的摧殘!」

    過了一陣子,他派遣使者向外徵求高人,終於找來了一名盲人預言家—提瑞西阿斯(Tiresias),他非凡的預知能力,堪與阿波羅匹敵。當他來到底比斯王面前,聽到相關的陳述後,馬上施用神奇的預知魔法,查探兇嫌的下落。

    不料過了半晌之後,預言家的面容開始扭曲,心情跟著愁腸糾結,觸摸國王伊底帕斯的手也立刻抽了回來,並且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

    唉!真相是可怕的,它將帶給知道的人沈痛與不幸!親愛的國王,讓我回家吧!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這個奇怪的答覆,讓眾人當場錯愕不已,但是不管人民如何哀求,他都不願意公佈真相!

    伊底帕斯為此相當震怒,立刻指著預言家大罵:「你不願公佈真相,莫非是想當嫌犯的幫兇?今天要不是看在你盲眼的份上,本王一定將你抓來問罪!」

    萬萬沒想到,一頓莫名的訓斥,居然惹得預言家怒火中燒,於是他大聲的吼著:「你無權指責我,因為兇嫌就是國王你啊!伊底帕斯,你才是殺的兇手因為你的罪,人民才會遭殃;因為你的逆倫婚姻,國家才會如此不幸!」

    此話一出口,伊底帕斯當場勃然大怒,指著預言家大聲咆哮說:
    「胡說!你這個惡棍
分明是編造謊言擾亂人心,搞不好你是跟克瑞翁合謀,想要來謀權篡位的!」

    預言家怒道:「不!我沒說謊,公道自在人心!你這個弒父的兇手,娶母的逆子,等著遭受天譴吧!」說完,便隨著攙扶的男童步出了皇宮。

    另一方面,克瑞翁對國王莫須有的指控,也感到相當的不滿,連王后苦勸都難以消弭彼此的誤解。當下,一向忠誠的克瑞翁,在與國王爭辯片刻後,就怒騰騰的拂袖離去,彼此的心中也再這一刻,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事實上,王后也不相信預言家的能力。看到伊底帕斯愁容滿面,她就安慰他說:「親愛的國王!別再懊惱了!這些預言怎能相信呢?很久以前,有一個神諭預言說,我的前夫將死在自己兒子的手中,事實上小孩早在出生不久,就託人丟棄在山野了,而我前夫也是在交叉路口上,被一名強盜用木棍打死的也就是說,這一切預言根本就是一段可笑的錯誤!」

    王后嫣然巧笑著,彷彿前塵往事已如過眼雲煙,不再觸動她的心靈! 

    但是這句話,卻令伊底帕斯感到毛骨悚然!

    「你說什麼?國王是死在叉路上?還給人用木棍打死的?」

    王后狐疑的說:「是啊!就在特爾斐神殿附近的交叉路口上有什麼不對嗎?」

    伊底帕斯聽完話,一股恐懼莫名的襲上心頭,隨後眼前一片昏黑,跟著兩腿發軟的癱坐在座位上,口中喃喃的說著:「不!預言不是真的!我不是罪人我不是故意殺死前國王的,我也不是萊伊奧斯的孩子!我不是弒父的兇手!...」

命運的捉弄

    不久,一名來自科林斯國的使者,來到宮廷晉見國王,告訴伊底帕斯一則訃聞!

    『尊敬的陛下!波呂玻斯國王駕崩了!皇后想請您回去繼承王位!』

    伊俄卡絲特王后聞言,立刻拍掌安慰他說:「看吧!盲眼預言家說錯了!你的親生父親並沒有死在你的手中,他是壽終正寢的呀!」

    想不到,科林斯國的使者正是當年送子的僕人,他隨即澄清的說:「呃!原來國王是擔心會殺了自己的父親,才會離開科林斯國啊!尊敬的國王伊底帕斯,您根本不必擔心,因為您並不是波呂玻斯國王的親生子啊!」

    王后連忙驚恐的質問:「你說什麼?....有什麼證據...能證明你所說的話?」

    使者恭謹的回答說:「當年是我將孩子送給波呂玻斯國王的,國王伊底帕斯的名字也是我取的啊!如果王后不信,可以問問科林斯國皇后,她是國王的養母,而且如果當年那位僕人還活著,他也能證明孩子是在克泰戎山交給我的!」

    聽到『克泰戎山』這熟悉的字眼,王后當場差點兒昏厥,一顆心彷彿要爆裂開來!她不敢相信,丟棄的孩子仍在人世間,而且還成了她的枕邊人!
   
這一瞬間,王后突然逆血上湧,吐了一口血沫,渾身跟著癱軟在地上,一顆心彷彿千百條荊棘戳刺似的早已淌血成河!隨後她猛然一醒,開始撫胸痛哭,並且一臉絕望的奔出了宮殿!

    伊底帕斯望著遠去的王后,望著依然年輕美豔的妻子,仍然不願相信這個可怕的巧合,相信王后是他的親生母親,他試圖逃避殘酷的現實,努力解釋這一切:「她在害怕!她是高傲的王后,她害怕我卑賤的出身我是幸運之子,我是英明的國王,並不會因為出身低賤而感到羞恥!」

    不久,那一位為了活命而無端失蹤的放牧人,火速被帶進了宮殿,使者一眼就指認出來:「是他!就是他把國王您交給我的呀!」

    「不!我不是!我.....我什麼都不知道!」牧羊人嚇得張口結舌,極力的撇清否認。

    伊底帕斯當場瞪大了銅鈴眼,厲聲恫赫著:「快說!再不說出真相,本王就把你的頭給砍下來!」

    「好吧!我...我說」牧羊人嚇得面色慘白,渾身不停的顫抖:「國王陛下!您...您的確就是萊伊奧斯的....孩子是......是我把您親手交給他的還有.....」

    「還有什麼?快說!」伊底帕斯怒吼著,低沈的嗓音早已沙啞了!

    牧羊人痛苦的追憶著:「還有…在叉路口的那個…國王,就是您的親生父親是您親手將他殺害了!因為…因為我....我就是那一位...受傷逃走的侍衛!」

    此話一出口,宛如五雷轟頂,只見伊底帕斯胸口一揪,鮮血隨即奪口而出!

    他,嘶吼著,咆哮著,宛如一頭癲狂的野獸,在宮殿裡疾走狂奔!

    他,泛著血絲的眼眸,透著一道凌厲的兇光,同時緊握的雙拳也四處翻箱倒篋的搜尋著。他在搜尋一把寶劍,一把殺人的寶劍!

    宮廷中的臣民見狀,紛紛聞風走避,沒有人敢招惹這個年輕瘋狂的國王!

    最後,他一路狂奔嘶吼,手中緊握一把寶劍來到自己的寢宮,要殺掉那個既是母親又是妻子的怪物!當他踹開了深鎖的房門,抬頭怒目一看,當場驚愕得說不出話來!一個熟悉的身影,高高的垂掛床頭,繩子纏繞在淤血的脖子上,髮絲凌亂的披散在蒼白雙頰!

    驚詫之餘,只見伊底帕斯雙瞳滿佈血絲心碎又慚愧的拋下了寶劍,渾身宛如一尊石化的雕像,望著屍體呆愣了好久好久!

    沈寂了片刻之後,他鬆開繩索將屍體抱了下來,沉默無言地跪在屍體旁邊。霎時間,冷靜的他忽然抓狂似的,猛力拔下了她胸前的珠寶別針,朝著自己的雙眼狠狠地刺入!就在這一剎那,只見鮮血噴濺而出,從臉頰汩汩的流了下來,染紅了一身絢麗的皇袍

    痛徹心扉的不想再看見這一些醜陋的罪惡,不想再看見這個受詛咒的世界!對他來說,雙眼的痛苦遠遠比不上撕裂泣血的絕望心靈,相較之下,死亡或許來得痛快些!

    不久,他要求僕人打開城門,引領他到人民的面前,讓他們看清楚這個滿身罪孽的兇手,然後悔恨的說:「就是本王!本王就是那一個可恨的兇手,那個弒父娶母的怪物!我的子民們,殺了我吧!殺了這個令神靈唾棄的罪人吧!」

    聽完國王的泣血之言,廣場上摩肩接踵的臣民,一片寂然無聲

    儘管此時此刻,伊底帕斯不斷的詆毀自己,卻沒有一個臣民幸災樂禍!滿城的朝野,面對這一個雙眼染血,一生遭受詛咒的賢明國王,有的只是尊崇與同情,同情他的悲慘遭遇,同情他的乖舛命運!

    當下,曾經遭他斥罵的克瑞翁,也沒有落井下石的嘲笑他,反而於心不忍的將他帶離了廣場,交給子女們細心的守護著。就在這一刻,克瑞翁的善良,深深感動了伊底帕斯的心。

    於是,他立刻將王權交給了克瑞翁,請他安葬不幸的母親,照顧無辜的子女,並將自己放逐到遭受遺棄的克泰戎山,打算終此一生跟懺悔為伍,在那裡自生自滅......。

                                  

自我放逐的歲月

    十多年的漂泊生涯,讓受盡折磨的伊底帕斯,在歲月的摧殘中逐漸老去

    雙眼失明的他,內心縈繞著一腔的孤獨絕望,思鄉的愁緒在心底下,日復一日不斷的堆積!終於有一天,他步履蹣跚的回到了底比斯,得到的卻是克瑞翁的冷漠與兒子的無情拒絕!雙方各懷鬼胎,克瑞翁擔心政權旁落,兒子也想繼承王權,因此兒子們並沒有接納他回國,反而塞給他一根行乞的木棒,請他離開王宮。

    所幸,兩個女兒依然敬愛父親,小女兒願意留在皇宮照顧他的起居,大女兒安提戈涅(Antigone)甚至願意陪伴父親浪跡天涯,在希臘各地餐風露宿,靠著行乞度日!
    伊底帕斯不捨女兒為他受苦,也不願再拖累女兒,於是打算在克泰戎的山野,結束自己的生命。臨死前,他來到特爾斐神殿,請求阿波羅神許可他的愚昧行徑。
    沒想到,神靈
給了他考驗之後,發現他的善良與懺悔,就仁慈的指引他一條明路:
伊底帕斯!這一切並不全是你的過錯!你並非存心犯錯,懲罰也不會永久!過一段時日之後,磨難即將結束,在命運女神的指定之地,你將得到解脫與寬恕!』

    聽完阿波羅的訓示,他再度將命運交給神靈安排,他與女兒繼續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涯,唯一不同的是,他開始在磨難中學習知足,找尋一份自由灑脫的快樂!

    有一天,父女倆來到一座樹林蓊鬱,芳菲沁鼻的美麗村落。濃郁的花香與悅耳的鳥鳴,促使步履疲憊的兩人,決定暫時停下腳步歇息。

    當他坐下不久,一名村民忽然跑過來告誡他說:「這位朋友,這裡不能休息啊!」

    「為什麼?這裡究竟是哪裡?」伊底帕斯問。

    村民回說:「這裡是雅典的科羅諾斯,復仇女神的聖林。」

    提到了科羅諾斯(Colonus),伊底帕斯黑暗的世界,突然透出一道曙光冥冥之中似乎知道,這裡就是命運女神的指定之地。

雅典國王特修斯

    看他兩人一身襤褸,村民怕他們玷污聖地,只好委婉的說:「因為是女神的聖林,所以沒辦法讓您在這兒休息,如果你們需要幫忙,我可以幫你們找一個暫時安頓的地方。」

    伊底帕斯感受到村民的善意,好奇的問:「你們的國王是誰?」

    「我們雅典的國王叫特修斯,他是一個英明能幹的英雄

    “ 雅典(Athens)的國王特修斯(Theseus),是一個傳奇的英雄人物,他長得壯碩俊帥又驍勇機智,在16歲左右曾經為了跟父親雅典國王相認,在強盜肆虐的路途上將盜匪擊殺;也曾經將狠毒的美狄亞(Media)從雅典驅逐出境。成為王儲之後,又將50名覬覦王位的敵人之子盡數殲滅;接著制伏禍延鄉里的馬拉松野牛;甚至喬裝成進貢的童男童女,在克里特(Crete)的迷宮中,殺死人首牛身怪獸米諾特羅斯(Minotaurs);登基王位之後,又自願限制局部的王權,制定一套憲法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權利。
    ......總總的智勇之舉,足以證明他的確是
一個治國有方的英明國王!

    雖然,他曾經一度迷戀克里特的公主—阿里阿德涅(Ariadne),公主也為了解救心愛的特修斯,給他一捆絲線團引路,協助他從迷宮中脫困。但是公主畢竟是尊貴之軀,是命運女神許給酒神的未婚妻,因此這一段悲情的戀曲,最後只好劃下了休止符

    曾經有一回,特修斯在海上冒險,途中無意間坦塔斯地區的亞馬遜(Amazon)登岸,亞馬遜是一處女人國,特修斯一上岸之後,居然對前來贈禮的女王一見鍾情,愛上女王希波呂特(Hippolyta)的端莊與智慧,於是就趁她登船之時,立刻揚帆將她帶回了希臘。

    但是這一個掠奪女王的行徑,卻觸怒了好戰的女人們,於是亞馬遜立刻發兵攻打雅典,後來在希臘神力英雄—赫拉克勒斯(Heracles) 的協助下,戰爭終於宣告落幕。不幸的是,美豔的希波呂特,竟然為了心愛的特修斯而戰死了,徒留下令人飲恨的回憶!”......

                                                                                 

    聽到村民對特修斯的讚美,伊底帕斯滿心好奇地問:「既然他是一個英明的國王,請你轉告他,我有一件貴重的禮物要贈送給他,請他親自過來見我

    親愛的路人!您看起來並非有錢有勢的貴客,能有什麼禮物贈送給我們國王呢?搞不好,這是您老人家想晉見國王的藉口吧!」
    村民接著又說:「不過話
說回來,雖然您衣衫襤褸,貌卻相當魁梧莊嚴,有著一股尊貴的氣質,而且敢跟我提出這樣的要求,應該不是泛泛之輩才對!更何況,您是遠道的客人,無論如何我還是會將您的話,親口轉達給國王的  

    說著說著,村民又補充一句話:「請在這裡守候,我現在就出發告訴國王這件事

    話一說完,純樸的村民立刻動身前往雅典的皇宮,而伊底帕斯也信守承諾留在原地恭候佳音。但是父女倆的出現已經驚擾了其他的村民,大家擔心聖林受到玷污,卻又不敢違逆國王的教誨,上前驅離遠道的客人。就這樣,大家爭論不休,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不久,一位妙齡的女子,突然朝聖林匆匆走了過來,此人正是伊底帕斯的次女伊絲莫涅(Ismene)。他特地從底比斯探詢父親的下落,並且告知兩位雙胞胎哥哥的近況。她親口告訴父親,兩位哥哥近來為了爭奪王位,和舅父克瑞翁爭鬥不休,其中波里尼凱斯(Polyncies)甚至請求盟國支援,派兵攻打底比斯

    「尊敬的父親!他們很快就會來找您了,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才行。」

    伊底帕斯問:「我跟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瓜葛了,他們還來找我做什麼?」

    伊絲莫涅回說:「父親!您有所不知因為最近出現了一則神諭:《伊底帕斯的兒子,若想要回權力,必須找回自己的父親,好好的奉養他直到天年!》所以不管生死,他們都會爭相趕來這裡把您挾持回去,包含舅父克瑞翁在內

    「既然他們認為爭權奪利,勝過自己的父親,這種人就算贏得王位,也會遭受神靈的制裁的!」伊底帕斯一說完,隨即慈藹的挽著兩位女兒的手說:「在我心中,只有你們才是我最親愛的孩子,但願神靈賜你們永恆的幸福!」

    這一刻,女兒們聽父親如此祝福,紛紛落下了晶瑩的淚珠!

傳說中的地府之門

    過了一段時間,一名尊貴英俊的男子,在護衛的簇擁大方走來,此人正是雅典王特修斯,他看見伊底帕斯立刻恭敬的說:「看您這一副莊嚴的尊容和盲眼,想必閣下就是伊底帕斯國王吧?您老人家的不幸遭遇,本王已經略有耳聞,也深惋惜!既然來到雅典,就是本王的貴客,不管您老人家有什麼要求,本王都會答應的!」

    當下,伊底帕斯這番話,不由得佩服的說:「誠如你的子民所言,你真的是一名英明的領袖很榮幸能夠認識你!我有一些心願,只要你能幫我實現,那麼我將送給國王一個豐厚的贈禮。」

    特修斯「本王不須任何贈禮,只要是您老人家的心願,本王一定會盡力完成

    尊貴的國王!我的仇敵即將前來抓我,請你務必保護我的女兒們,並且幫我尋一處密地安葬,那麼我將給予的厚禮就是:『在我死後,就算我化身成鬼魂,也會永遠保佑雅典,免於外敵的入侵。』」

    特修斯隨即躬身的說:「謝謝的心意!您大可放心,我一定會幫閣下完成心願的!從現在開始,您就是本王的貴賓,請跟本王回皇宮接受款待吧!」

    「我想留在科羅諾斯,不知是否方便?」

    「當然!不論閣下身在何處,本王一定命令臣民好好保護你們。」

    語畢,特修斯立刻命人安頓他們,並且返回了皇宮。

    不久,克瑞翁旋即發兵攻打科羅諾斯,並且劫走伊底帕斯的兩位愛女,當作交換伊底帕斯的人質。面對這一個迫切的危機,特修斯信守承諾,親自率領大軍打敗克瑞翁,將她們安然的拯救出來。

    戰爭結束之後,波里尼凱斯前來科羅諾斯,親自向父親懺悔懇求原諒,但是心寒的伊底帕斯卻不願意理睬他,反而冷冷的回說:「在你們榮光之時,你們拋棄了自己的父親,而今遭受磨難了,才要請求我的原諒!哼!一切都是天譴啊!如果你們兄弟兩人,放下武器好好反省,受害的將是你們自己,裹屍沙場也將是你們的歸宿!」

    奈何這一刻,波里尼凱斯不願意拋下奪權之恨,也得不到父親的諒解,只好懊惱的離開了科羅諾斯!巧合的是,多年以後,兄弟兩人果然在冷酷的戰場上自相殘殺,雙雙死在彼此的劍下!

    終於有一天,就在雅典回歸和平之後不久,一陣轟轟的雷鳴突然響徹天際,伊底帕斯明白這是神靈的召喚,他的苦難即將宣告結束!於是當下,他急切的呼叫著特修斯,向他表達最真摯的祝福而特修斯也遂其所願的帶他來到祕密之地,就是復仇女神的聖林深處。

    此時此刻,女兒和科羅諾斯的人民,陪伴他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

    一路上,伊底帕斯心靈得到了安頓,更神奇的是,他突然恢復了視力。走了一段路之後,眼看即將走到路的盡頭,霎時間,大地忽然裂開一道縫隙,洞口有一座青銅門檻,正是希臘傳說中聞名的『地之門』。

    這一刻,只見伊底帕斯依依不捨的吻別了女兒,隨後就請特修斯一人陪他走近門檻,走著走著,伊底帕斯然消失了無蹤!

    當下,所有的雷鳴閃電也在這一個瞬間,隱遁在無言的煙塵裡!

    看到這一幕,特修斯隨即舉起雙手朝向天地虔誠的祈禱,之後就帶著伊底帕斯的女兒們,悵然若失的回到了雅典,並且竭盡所能的守護著她們......。

                                     

      ......據說數百年後,雅典人在馬拉松(Marathon)平原和驍勇的波斯人激戰,就在一個驚心動魄的危急關頭,亡故的特修斯靈魂,居然穿著一身威武的戎裝從海底深處走了出來,領導人民擊敗頑強的波斯人!

    戰爭落幕之後,雅典人民為了感念特修斯的壯舉,偉人西蒙(Simon)特地透過特爾斐神諭的幫忙,將特修斯被人陷害落海的屍骸,從斯庫洛斯島的地底下挖掘出來厚葬。......”

                                     

    一則扣人心弦的傳奇,雖然告一段落,劇中的芬克斯怪獸,卻因此成了希臘幻獸的經典代表!牠常常與年少的伊底帕斯,現身在大師的古典油畫中,成為千古歌詠的佳作!雖然,牠不過是一隻虛構的怪獸,但是隨著繪畫和謎語的口耳相傳,其價值已經和埃及的獅身人面獸並駕齊驅,成為後人深植腦海的不朽經典!

    也因為這則典故,後人又將戀母情結,稱作『伊底帕斯情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