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文化館

關於部落格
埃及,是尼羅河上最耀眼的珍珠,也是太陽城諸神最恩寵的傳奇!
(若要搜尋插畫&攝影,可連結左側的書籤─光影下的萬象容顏!)
抱歉之至,目前的埃及文化館──休館中!
  • 3703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荷魯斯的復仇之戰

    荷魯斯,乃是歐西里斯之子,他為了報殺父之仇,奪回屬於自己的王權,跟賽特展開一場驚世之戰,其中過程宛如龍爭虎鬥一般,精彩曲折高潮迭起,裡頭蘊藏著不少智慧和謀略,是古埃及另一則廣為人知的不朽傳奇!......

 荷魯斯的誕生  

    光陰荏苒,轉眼之間已經度過了三百個日子。
     這一天,伊西心情愉悅,好似綻放的蓮花一般,臉上始終漾著粲然的笑容。天地間少數知情的眾神,也在這一天造訪門庭,捎來最真摯的祝福,慶賀她產下了可愛的麟兒—荷魯斯!

    剛出生的荷魯斯,有一張鷹隼的奇特面容,和一副圓潤白嫩的身軀,烏亮的眼眸裡,不時泛著靈黠的光彩,十分的討人喜愛伊西輕撫襁褓裡的愛子,親吻他紅潤的臉龐,臉上滿是慈藹的笑容。
    她說:「孩子!你知道嗎?你的父親是偉大的歐西里斯,將來你一定會像他一樣英勇出眾的。」

    提到了心愛的丈夫,伊西心頭一,淚水竟如潮水般湧上了眼眶。

    小寶貝你放心!媽媽一定會好好把你扶養成人,訓練你的膽識和體魄,決不讓賽特傷害你!」伊西撫摸荷魯斯的頭,吞下淚水又說:「有朝一日,你長大了,你要繼承父親的典範,消滅賽特,拯救痛苦的老百姓。知道嗎?....」

    看著可愛的孩子,伊西萬般疼惜,心裡總有訴說不盡的話題。

    雖然知道伊西產子的神祇不多,也都會幫忙保守祕密但是賽特的親信遍佈城鄉街坊,早已奉命四處打探伊西的下落。因此不等形跡洩漏,為了荷魯斯的安全,她連夜收拾貼身細軟,隱遁在莎草叢間的沼澤區,矢志扶養荷魯斯,成為一名英勇的王位繼承人。

夜間的鍛鍊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伊西孜孜不倦的教導荷魯斯,給予知識能力,而荷魯斯也總是不負所託的用心學習。每一天,伊西都會在沼澤四周佈下守護的咒語,讓荷魯斯遠離災厄,安然無恙的成長....。
    某一夜,荷魯斯剛剛就寢,突然在迷朦的夢中,聽到低沈又充滿磁性的呼喚聲:   

    「荷魯斯!荷魯斯!醒來吧!....」聲音在屋內盤旋不斷,悠遠又清晰。

    荷魯斯乍睡方歇,一下子就醒了過來。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定睛仔細一看,一名魁梧俊拔,器宇軒昂的男子,頭戴阿提夫王冠,雙眼宛如星辰一般炯炯有神,手持連枷權杖,慈藹的看著他。

    「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荷魯斯疑惑的問。

    「我是你的父親歐西里斯!」

    荷魯斯聽完話,當場嚇了一跳!連忙從床上一躍而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真的是我的父親?」為了確認所聞無誤,荷魯斯再次詢問著。

    「沒錯!你母親她還好嗎?」歐西里斯思念愛妻心切,順口問他。

    「母親她一切安好!只是每天對您朝思暮想,常常將父親掛在嘴上還要我時時刻刻以您為榜樣,向您學習領袖的風範!」

    「你母親是一個偉大賢慧的女性,今後你一定要貼心的孝順她。至於如何當個傑出的領袖?從今天開始,我會好好的訓練你!」

    自此之後,歐西里斯連夜來到床側,喚醒愛子荷魯斯,要他撥出片刻時光鍛鍊自己強健的體魄,學習行軍作戰的知能膽識,以及身為國君應有的悲憫胸襟。所幸,荷魯斯十分受教,晝夜不輟的自我鞭策,絲毫不敢怠慢父親的諄諄教誨!

    更令人寬慰的是,在夜以繼日的訓練下,荷魯斯慢慢的學會了善用機智,化解父親所佈下的嚴苛考驗。多年的苦心耕耘之後,荷魯斯終於不負眾望,成為能膺重任的英勇戰士。

    為了測試愛子的能耐,歐西里斯故意提問他說:「荷魯斯,你認為在戰場上,獅子和馬哪一種比較有用?」

    荷魯斯毫不遲疑的回說:「是馬!」

    「為什麼?」歐西里斯問。

    「因為馬能受人類駕馭指揮,並且追擊敵人。」

    歐西里斯點點頭,繼續問:「那麼,你認為身為戰士的職責是什麼?」

    「保家衛國,保護自己的家人,不讓他們受到傷害。」

    「回答得不錯!」歐西里斯拍拍荷魯斯的肩膀,對他的答覆十分滿意:「好孩子!看來是時候了,現在的你已經可以獨當一面,迎接各種挑戰了。去吧!去消滅萬惡的賽特,拯救受苦的人民吧!」話ㄧ說完,歐西里斯隨即消失在黑暗的塵寰中。

    次日天明,為了拯救百姓於水火,荷魯斯開始四處招兵買馬,摩厲以須,積極訓練自己的軍隊。人們獲知荷魯斯英明有為,紛紛逃離賽特的苛政,攜家帶眷的前來投靠,區區數年,就聚攏了一股龐大的勢力。荷魯斯每天厲兵秣馬,養精蓄銳最後荷魯斯在母親伊西斯的首肯下,整軍誓師以待,並且向賽特正式宣戰。

    開戰這一天,賽特領兵來到陣營,瞥見敵軍的首腦,居然是一名年輕稚嫩,羽翼未豐的少年後,便語出不屑的說:「你是什麼東西?膽敢向我宣戰,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我是歐西里斯的兒子荷魯斯!今天前來,是為了替父親報仇,也為了拯救埃及的人民。」

    賽特聞言大吃一驚「歐西里斯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孽種?我竟然不知情!既然你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今天我就大方成全你,歐西里斯的孽種一併剷除掉,看他還囂張什麼?」

    荷魯斯激憤的回說:「哼!想殺我,就怕你沒這個本事!」

    好一個狂妄的小子!對叔叔說話這麼沒禮貌,歐西里斯真是調教有方啊!」

    「呸!你這個無情無義的人,也配當我叔叔?廢話少說!今天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懲奸除惡,為父親報仇雪恨!」

    「哼!乳臭未乾的小子,有膽放馬過來!」賽特不甘示弱的挑釁著。

    話一說完,兩方的精銳瞬即交鋒,一時之間,人馬雜沓黃沙飛騰。隨後,鳴天震地的干戈聲,淹沒了整個戰場;成渠的血海,染紅了殘酷的大地。

    激戰數月後,賽特的軍隊在民心思變下,開始節節敗退;而荷魯斯督飭的軍隊,則因為眾望所歸,一路勢如破竹,所向披靡。最後剽悍的賽特終究敵不過年少驍勇的荷魯斯,邪惡勢力被仁義之師一舉殲滅,峻刑蠹政也終於徹底瓦解了!

縱虎歸山 

    賽特落敗後,馬上被縛入監,成了狼狽的階下囚。荷魯斯原本要將他處死為父報仇,但是為了遵從母親的意旨,還是將賽特暫時安置在監獄當中,請母親大人親自審理治罪。
    這一夜,伊西獨自來到牢中,儘管滿腔悲憤,依然冷靜的審訊說:  

    「賽特!你認罪了嗎?」

    「不過是輸了一仗,我何須認罪?」

    伊西絲憤恨的說:哼!賽特!你不但運用歹毒的詭計殺害自己的親哥哥,殘酷的將他分屍,隨後又謀奪王位,橫征暴斂荼毒百姓,不肯用心治國。像你這樣的人,還有什麼資格活下去?」

    眼看伊西絲已經怒雲罩頂,賽特擔心自己的腦袋不保,隨即跪下哀求說:

    好吧!已經知道錯了!好姊姊!求求你看在手足的份上,放了我吧!我會用一生的時間去贖罪的!」

    「放了你,我怎麼對得起歐西里斯和天下蒼生呢?」

    「姊姊!你就算殺了我,哥哥也不能復活呀?更何況,他現在貴為冥府之王,也一定不希望看到我們手足相殘的。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會一輩子感激你的!」....
    就這樣,經不起賽特的苦苦哀求,伊西終究還是心軟了!於是她沉思了好一會兒,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刻,打開了監牢的枷鎖,將賽特當場釋放了。

    然而當賽特脫逃的消息傳入荷魯斯的耳中,侍衛擔心自己遭秧受懲,只好事情經過一一稟告荷魯斯。荷魯斯獲知消息後,立刻怒氣沖沖的前來質問母親:

    「母親!賽特的惡行人神共憤,死有餘辜,您怎麼可以將他放了?」

    「我.....我實在不忍心下手,畢竟他是我弟弟呀!」伊西斯支支吾吾的解釋著。

    「他這個魔頭,自己的親人都敢分屍了,您還不忍心什麼?枉費我多年來的努力,一夕之間所有的辛苦全泡湯了!荷魯斯一想到父親的冤仇,當場忿忿不平的說:「母親!您今天真是糊塗透頂,居然擅自縱虎歸山,放任一個大魔頭繼續為禍人間,還有什麼資格當神?」

    此話一說完,荷魯斯隨即命人將母親的冠摘下。

    「母親!別怪孩兒無情,為了天下蒼生,為了死去的父親,我必須這麼做!」

    一個舉動,讓伊西當場錯愕不已!她不明白一時的惻隱之心,會令荷魯斯如此氣憤難消,甚至失去眾人的諒解。

    「噢!荷魯斯原諒我,媽媽知道錯了!」伊西望著荷魯斯離去的身影,心中滿是愧怍之情然而大錯已經鑄成,再也無法挽回了

    此時此刻,只見伊西絲獨自佇立風中,悔恨自己的愚昧,也擔憂荷魯斯的處境。

    夜晚的風,颼颼呼嘯著,像是賽特猙獰的笑聲,冷冷的嘲諷著她的無知!

眾神的爭論  

    雖然這一場戰役,荷魯斯已經拔幟得勝,卻沒有如願奪回埃及王權因為卑鄙的賽特,心有未甘的來到太陽城─赫利歐普利斯,在諸神聚會上請求眾神幫忙裁決,希望能獲得眾神的奧援,成為歐西里斯王位的繼承人。 

    這一天,萬能的太陽神,理所當然是會議的主持人,他率先開場說:「儘管戰場上勝負已分,但是沒有經過諸神的裁定,王位繼承人也不算名正言順。趁著這一次會議,我給兩位自我辯護的機會,說明繼承王位的理由。」

    荷魯斯首先發言說:「賽特設計謀害父親,我是歐西里斯的兒子,由我繼承王位理所當然。」

    「不!不行!」賽特立刻拍桌駁斥說:荷魯斯不過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在諸神中地位卑微,論輩份論地位,王位應該由我繼承才對。」

    兩人的說法合情合理,眾神一時之間難以定奪。這時,智慧之神特剛好擔任這次會議的書記官,他隨即陳述己見說:「父死子繼,我認為王權應該由荷魯斯繼承才對。」

    空氣之神休,也跟著附和說:「有道理!正義應該獲得勝利,王位應該還給荷魯斯。」

    然而,太陽神卻持不同的看法:「繼承王權責任重大,荷魯斯年少氣盛,不管地位和能力,都不如賽特來得適合。」

    拉神這句話一脫口,在座的眾神無不面面相覷,吃驚不已!兩方的陣營,也因而壁壘分明,出現了許多的擁護者。

    伊西絲眼見情勢陷入了僵局,立刻挺身為兒子辯護:「請各位眾神務必做出正義的裁決,只有讓荷魯斯繼承王位,埃及與眾神的國度,才能長治久安,永享太平啊!」

    伊西的話,讓眾神再度陷入了苦思於是經過一番激辯之後,多數的神還是支持荷魯斯,認為他才是合法的王位繼承人。

    這下子,可惹惱了賽特!

    他衝著眾神語帶威脅的說:「你們這群笨蛋,只會袒護伊西的兒子,根本不配當神!要是誰敢胡言亂語,跟我賽特作對,我就把他給了!一天一個,毫不手軟!哼!」

    賽特一邊恫赫一邊取出傢伙,狠狠的插在會議桌上一雙斗大的紅眼珠,渾像要冒出火似的,眾神眼看賽特作勢砍人的模樣,無不嚇得噤若寒蟬,不敢出聲!

    看到這一幕,賽特見威脅奏效,立刻乘勝追擊的說:「依我看來!這一切全都要怪伊西絲!要不是她在這裡煽風點火,眾神一定可以做出正確的判決,所以我建議咱們立刻轉移陣地,到沒有伊西的地方去討論吧!」

    太陽神拉,每天巡行冥界總是危機四伏,必須借助賽特的護送才能安然離開,因此十分看重賽特的強大力量。於是這一個當頭,他就私心的附議說:「賽特的話不無道理!伊西護子心切,對裁決的確不公平,眾神不如移駕到河中央的小島上吧!沒有伊西在場,這樣的評判才能令人心服啊!不是嗎?」

    儘管眾神並不喜歡賽特,但是太陽神位高權重,眾神一時不敢違拗,只好聽從安排一一搭乘船隻,來到了尼羅河一座無人的小島上,島嶼四周已經被拉神施以強大的戒護魔法,除非登上太陽船,否則任何天神都不能強行飛渡。

伊西絲的智謀  

    眾神下船後,賽特對著太陽神的船伕—奈姆堤(Nemty)一再地告誡說:
    你給我聽好!千萬不能讓伊西上船,如果違抗太陽神的旨意,小心你的腦袋!聽到沒有?」    

    船伕嚇得兩腿發軟,連忙說:「您放心!我絕對不會違抗太陽神的命令的

    一等眾神登上小島,船伕立即將船開回了岸邊駐守,仔細的偵查沿岸的動靜,絲毫不敢鬆懈!這時,被眾神拋在岸邊的伊西,擔心賽特太過跋扈奸詐,會讓眾神作出不利荷魯斯的判決。於是不等裁決結束,伊西絲立刻施展一道魔法,化身成一位白髮皤然瘦骨嶙峋的老太婆,拄著一根拐杖來到了岸邊,懇求船伕說:

    「這位大爺行行好,可否請你載我過河?」

    船伕連忙回說:「不行!拉神下了命令,我不能載任何人過河,否則腦袋不保呀!」

    「求求你!我孫子在島上牧牛已經五天了,我必須送麵包給他,否則他就要捱餓了!」

    「笑話!區區麵包會比我的命重要嗎?你快走吧!別妄想我會載你」船伕為了保住腦袋,完全不理會老太婆的請求。

    伊西不死心,立刻取出一個亮晃晃的金戒指,打算賄賂船伕:「好心的人!只要你肯載我過河,這個珍貴的金戒指就送給你,當作謝禮!」

    船伕奈姆堤看見這個鐫刻精美的金戒指,一時貪婪心動,就說服自己說:

    「伊西是個端莊嫵媚的女神,絕不可能是個醜陋的老太婆!何況,老婆婆家人被困在小島上多日,萬一缺水斷糧過久,可是會鬧出人命的!我這樣是在做好事啊!」

    當下,船伕終究抵不住黃金的誘惑,還是將老太婆載上了島嶼。

    化身老太婆的伊西登岸後,立刻喜孜孜的搜尋眾神的身影。許久,在碧草如茵的林間,發現眾神圍坐一圈用餐,於是這時候,她又施法變作一名美豔誘人的少婦,徘徊在眾神的眼跟前,搔首弄姿的勾引好色的賽特。

    賽特看見眼前的少婦,長得婀娜多姿,美豔絕倫,頓時砰然心動,勾起了一絲慾望於是她毫不遲疑的過來搭訕,色瞇瞇的說:「哇!好漂亮的小姐,你為什麼會獨自一人徘徊在山林間呢?」

    「實不相瞞!我家遇到了麻煩,想找個人幫我評評理,請問您是誰?」

    「我是英勇偉大的神王賽特,如果你願意陪陪我的話,我一定會幫你主持公道!」

    美豔的少婦,聽賽特這麼說,立刻眉開眼笑:「太好了!事情是這樣子的:丈夫是一個牧人自從兒子生下後,丈夫就英年早逝,留下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有一天,一名陌生人來到家裡,見我們母子孤寡好欺負,就打傷我兒子,搶走所有的牲畜。......請你幫幫我,該如何拿回自己的財產?」

    賽特聞言,便憤怒的說:「這陌生人真是可惡!父親既然過世,財產當然就屬於兒子,怎麼可以趁兒子還在,就把所有牲畜給搶走呢?」「走!我幫你去找他算帳!」

    萬萬沒想到,賽特的話一說完,少婦隨即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冷笑一聲說:呵呵!你上當了!賽特!我正在等你這句話哪!」

    眼看目的已經達成,伊西隨即變作老鷹,飛上了鄰近的枝頭,對著他嘲諷說

    「賽特!你剛才所說的話,正是在審判你自己啊!」

    此話一出口,賽特心知不妙,當場老羞成怒,並且氣呼呼的說:「原來又是你伊西,居然有膽子過來,分明是存心違抗拉神的旨意,你.....」

    「夠了!賽特!既然連你都這麼說了,就照你的話判決吧!」

    剛剛目睹一切的太陽神,眼看大勢已定,也不再出言袒護,於是命令智慧之神圖將王冠拿來授予荷魯斯。

    「荷魯斯!從現在起,你就是歐西里斯的繼承人,也是人間合法的統治者。」
荷魯斯的悔恨

    這一瞬間,賽特眼睜睜看著王位落入敵手,當下氣得七竅生煙,緊握雙拳的怒火,隨即發洩在周遭的古木上。「咻!咻!…咻!」只聽得一陣狂刀揮掃,轉眼間,古木上滿是凌亂的刀痕,金鐵之聲震耳欲聾,惹得鳥雀一躍而起,向四面八方騰空逃竄。古木下,蒼黃的落葉撒落一地,紛飛的煙塵瀰漫千里!

    賽特氣得暴跳如雷,不甘心多年的榮華化為烏有,立刻窮追猛打地挑釁說:

    「慢著!身為埃及之王,必須擁有過人的能耐你,荷魯斯,敢跟我挑戰嗎?」

    有何不敢?我身為一個冥王之子,願意接受你的挑戰!」

    這一刻,荷魯斯神色泰然,毫不畏懼賽特的挑釁。

    賽特看他中計,不由得暗自竊喜,並且打鐵趁熱的說:「好!不愧是一個英雄好漢!那麼咱們現在就化身成河馬,沈潛在水中三個月,看誰的耐力最好,最後的勝利者才夠格稱王,你認為如何?」

    「好!就這麼辦!」荷魯斯自信滿滿的回道。

    此話一落,兩人的決鬥再次展開。須臾之間,賽特和荷魯斯立即化身成河馬,潛入水中屏氣不息,彼此運用一股通天神辛苦的閉氣撐持著。....

    這時候,護子心切的伊西,擔心愛子不敵賽特的過人能耐,再度插手干預。沒多久,她施用魔法幻化出一根魚叉,將它投入尼羅河中,指向勇猛壯健的賽特。萬萬想不到,交錯的漩渦讓魚叉偏移了方向,居然刺中了愛子荷魯斯

    霎時間,只見荷魯斯渾身染血,跟著哀嚎了一聲

    「母親!是我啊!您刺錯人了,求您快把魚叉收回!」

    「哎呀!對不起!魚叉快快脫離吧!」伊西驚聞呼聲,急急收回了魚叉。

    過了一會兒,伊西絲又再度施法,將魚叉拋向急流,這次魚叉終於不偏不倚的插入賽特的軀體,賽特痛楚難耐,立刻咆哮的哀吼說:「你在幹什麼啊?伊西!我是你唯一的弟弟啊!你這樣子對付我,未免太無情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可是……」

    可是什麼?你難道忍心殺害自己的親弟弟嗎?」

    這一瞬間,禁不住弟弟的連番懇求,伊西一次心軟鬆開了手:

    「他再壞終究是我弟弟啊!我怎能殺了他呢?」

    伊西絲再度收回了魔法,悲憫之心讓她拋下了復仇之恨,呆坐在河濱兀自嘆息!

    不料,這一次的心軟,居然把荷魯斯惹火了!

    看到這一幕,看到母親再一次放了殺父仇人,荷魯斯突然像一隻發狂的獅子,如閃電一般飛衝上來,這一剎那,只見他泛紅的眼眸,閃著兩道懾人的兇光,好似鬼魅附身一樣!他心中忿忿不平,母親一再對敵人仁慈,讓自己不斷的在死亡邊緣掙扎,多年的怨懟如今再也忍俊不住!

    霎時間,他著魔似的飛奔過來,朝向岸邊胡亂揮砍了一刀,萬萬沒想到,刀鋒無情又不長眼,居然一不小心劃傷了母親的脖子。幸虧,伊西魔法十分精湛,立刻化身成一尊石像,砍下的頭顱一落地,瞬間化成了石,當場終結了一場悲劇!

    看到這一幕,荷魯斯心中大吃一驚,當場嚇得說不出話來!

    霎時間,呆愣良久的荷魯斯,突然從惡夢之中清醒,他望著斷成兩截的石雕像,心中悲戚不已!自覺剛剛忽然一時抓狂的自己,簡直就是一個不可饒恕的惡魔!

    就這樣,鑄成大錯的他,流下了愧怍的眼淚,淚水一發不可收拾,宛如飛瀑一般狂瀉而下,瞬間溼透了衣襟與甲冑!不知哭了多久,他才拖著一身疲憊的步履,獨自走向淒冷的沙漠!......

哈托爾的醫治   

    不幸的是,太陽神巡行天際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這尊突兀的雕像,百般追問之下,得知是荷魯斯的逆倫行徑之後,當場氣得大發雷霆:

    「這個可惡的孽子!居然如此大逆不道,我絕對不能饒恕他!眾神們聽好,立刻把他給我找回來,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頓!」

    賽特眼見機不可失,率先請命說:「偉大的神!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我一定不負所托,把他帶回來懲處。」

    拉神:「好吧!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無論如何,都要將他帶回來嚴刑治罪!」

    賽特領命後,隨即啟程前往荒郊林野打探,絲毫不肯鬆懈!他打著太陽神授命的旗幟,掀天揭地的四下搜索,不肯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消滅異己的行徑,不言而喻!

    黃昏時分,賽特終於在沙漠綠洲的林蔭下,找到了荷魯斯孤寂的身影。歷經潰堤似的哀痛後,身心俱疲的荷魯斯,已經累得不醒人事。這一刻,只見他以叢林為床睡意酣濃又渾身無力,完全沒意識到危機即將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當下,卑鄙的賽特趁著他酣睡的關頭,悄悄趨近他的身側,並且殘忍的取出一把利刃,將他的雙眼狠狠地挖出來。就在刀鋒見血的一剎那,一聲淒厲的慘叫隨即響徹雲霄:

   「啊!……我的眼睛,好痛好痛!」

    霎時間,只見荷魯斯難耐燒灼,雙手摀住滿是血跡的眼窩,痛得在地上打滾哀嚎!至於冷血的賽特,目睹荷魯斯的痛楚竟然無動於衷,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惻隱之心,依然從刀口拔起一雙血淋淋的眼珠,狠心的將眼珠埋入地下,接著冷冷的笑說:

    「哈哈…哈哈!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只是奉命行事罷了,別怪我心狠手辣!」

    話一說完,賽特得意的仰天大笑,隨後便揚長而去,留下了痛苦掙扎的荷魯斯!

    眼珠落地後,立刻萌芽長出了兩朵美麗的蓮花纖塵不染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宛如何魯斯懺悔後的清明心境。

    不久,美神哈托爾在綠洲巡遊時,無意中撞見掙扎失明的荷魯斯,便將羚羊的乳汁敷在血淋淋的眼窩處,或許是愛情的魔力使然,失去眼珠的他竟然奇蹟似的癒合了!

    不一會兒,荷魯斯睜開了烏亮清澈的眼眸,滿心感激的問說:

    「美麗的女神,是你救了我嗎?」

    「是的!究竟是誰如此殘忍,將你傷成這樣?」哈托爾問。

    「除了賽特,還會有誰如此歹毒?」荷魯斯接著懊悔的說: 「唉!不過…我也有錯,我犯了滔天大罪,不可原諒!所以...這是我應受的天譴啊!」

    荷魯斯一邊滿懷歉疚,一邊將事發的經過,鉅細靡遺的告知了哈托爾。

    眼看他如此沮喪難受,溫柔的哈托爾立即安慰他:「你別再自責了!只要有誠意,眾神和你母親都會原諒你的!」

    「謝謝你的安慰!無論如何,我都會勇敢承擔該有的刑責的」荷魯斯堅毅的說著,心中掩藏不住滿腔的歉疚!

      據說,這一次的深情邂逅,讓荷魯斯深深為眼前的佳麗所癡迷,她那溫婉仁慈的心地,將絕塵的美貌烘托得更加高貴脫俗。也因為如此,荷魯斯開始打從心底愛上了她,從此以後一心眷戀著哈托爾,並且殷勤的苦苦追求,最後在款款溫情之下,兩人終於成為一對銀色的佳偶!

    至於神聖的植物『蓮花』,也因為這一段典故,在古埃及被視為再生的象徵。

冥王的裁決           

    數日後,荷魯斯回到眾神的法庭,請求母親和眾神的原諒,雖然母親依舊慈藹相護,但是拉神卻對他冷漠如昔,說什麼也不肯諒解這個魯莽的逆子!儘管如此,在眾神的強大輿論下,拉神還是不能袒護賽特的殘暴行為,所以他只好從善如流,決定再給兩人一次機會,一次公正的最後決鬥。

    由於賽特的堅持,荷魯斯只好依照他的要求,選擇另一個決鬥方式兩人必須建造一艘石船,在尼羅河上一決勝負,勝利者將擁有王位的繼承權。

    賽特仗著自己強勢的魔法,提出這個奇怪的決戰方式,以為荷魯斯會難以駕馭而沈船。哪裡料想得到,聰穎的荷魯斯並非省油的燈,他清楚自己的法力不如賽特,只好偷偷改用木頭造船,然後塗上泥膏和油料,偽裝成一艘石頭船隻與賽特在水上交鋒。

    當輕盈的木船一碰撞石頭船後,賽特的笨重船隻立即失衡,不到幾回合的交手,石船馬上沈沒水中。後來,賽特知道木船的真相後,當場火冒三丈,並且在眾神面前斥罵荷魯斯違規,接著幻化成一隻河馬,朝荷魯斯的船隻狠狠的衝來,打算將他撞沈水底。

    荷魯斯不甘示弱,隨即取出魚叉反擊,朝向河馬的要害直撲過去,並且大聲反駁說:

    「賽特!之前你自己動用私刑,刺傷我的眼睛,今天又仗著魔法過人,在石船上施展一道魔法,以為可以瞞天過海,眾神不知道你的詭計,我才會將木船偽造成石船。我剛剛的確動了一點手腳,我們之間已經扯平了,現在你不肯認輸,太陽神又袒護你,我只好親自下手幫父親報仇!」

    「住手!荷魯斯!這只是決鬥,你不能殺了他啊!」眾神見狀,連忙插手阻止

    看到眾神一再阻撓,荷魯斯萬般委屈,握著魚叉的手不停的顫抖著。儘管悲憤交加,在眾神的護下,他還是不能動用私刑,殺了這個泯滅天良的壞蛋!為此,他惱怒的拋下了魚叉,帶著滿腔的愁緒離開了!

    不久,他踩著沈重的步履,來到了三角洲一帶的塞思(Sais)城神殿,找公正的妮女神傾訴滿腹的委屈:「偉大正義的女神啊!求求您幫幫我做出裁決吧!都八十多年了,塞特還是不肯罷休,我好累喔!我該怎麼辦才好?」

    眾神聽到他的請求後,無不同情他的遭遇。而正義的戰爭女神,也是太陽神之母的妮斯,慈藹的揭示了神諭給智慧神圖特,她的裁決如下:

    『我認為王位該由荷魯斯繼任,而特則可獲得獎賞,將外域女神安娜特和雅詩塔特許配給他做妻子,以彌補他的缺憾!儘管如此,最後的王位繼承人,還是應該由冥王歐西里斯決定才對

    眾神之母妮斯一向公正賢明,連兒子太陽神都十分欽仰所以眾神對於她的提議都深表贊同,於是派遣使著前往冥府,親自會晤歐西里斯,請他做出最後的裁決。

    冥王歐西里斯是一個愛民如子的賢君,對於賽特的苛政和殘酷行徑一向相當不齒,不希望自己的子民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所以義無反顧的選擇正義的一方,希望荷魯斯繼任王位。

    為了回覆眾神的質疑,也為了愛子免受委屈,他措辭強硬的作出最後的裁示:

    『我,歐西里斯!乃是冥界之王,統御所有的黑暗世界!在這裡有許多惡魔任我差遣,難道要本王派這些妖魔鬼魅到人間去,眾神才願意伸張正義嗎?有朝一日,眾神遲早要前往阿蒙地沈眠,接受我歐西里斯的審判!所以,我歐西里斯的裁決,不容許有任何的質疑,它將是最後的決定!.......人間的王權繼承人就是—荷魯斯!』

    (阿蒙地,Amenta;Amenter,本意是『太陽的住所』,後來專指『尼羅河西岸的墓塚群』,即是亡靈的安息之地,也是冥界、陰間的同義詞。在這裡指的應該是『蘆葦之野』(Field of Reeds),泛指地平線下的西方世界,冥王統御的天堂。

    果不其然,冥王的威脅奏效,眾神不敢再有任何異議!

    儘管萬般不情願,賽特還是乖乖的交出政權,把王位還給荷魯斯繼任。從此以後,百姓擺脫了苛政,民心無不歡欣沸騰,慶賀這一個空前的喜悅!

    至於賽特本人在太陽神的袒護之下,聽從戰神妮斯(太陽神之母)的提議,將兩位外來女神許配給他,並且封他為『風暴之神』。

    王位爭奪落幕之後,賽特追隨太陽神巡行冥界,幫忙抵禦阿波菲斯等地獄諸魔的侵擾,偶爾天空中出現的轟雷和閃電,正是賽特駭人的怒吼!

★……☆……★……☆……★……☆……★……☆……★……☆……★……☆

    則神話對於鞏固正統王權,具有一種推波助瀾的價值意義!

    因此,為了避免異端份子篡位,古埃及的法老都喜歡將『荷魯斯』加在自己的名字前端,藉以昭示王權的神聖性。基於這個理由,荷魯斯從此成了法老的神性象徵,王權的守護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