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文化館

關於部落格
埃及,是尼羅河上最耀眼的珍珠,也是太陽城諸神最恩寵的傳奇!
(若要搜尋插畫&攝影,可連結左側的書籤─光影下的萬象容顏!)
抱歉之至,目前的埃及文化館──休館中!
  • 3703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木乃伊的愛情傳奇

    木乃伊,其屍身可以保存千年不朽,是古埃及最引人注目的神秘文物,也是鬼怪電影中最驚悚駭人的常客!但是在古埃及神話中,木乃伊的傳說卻是一則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描述歐西里斯和伊西絲這一對苦命鴛鴦,那一場生生世世永恆不渝的戀情!......

    木乃伊的愛情故事,是一則感人悱惻的美麗傳說,歷經千百年的潤飾與傳頌,在古埃及神話,成了一段最扣人心弦的經典傳奇!雖然故事版本眾多但是仍以希臘學者—普魯塔克(Plutarch)所改造的版本最廣為人知,也最動人心魄!

英明的法老—歐西里斯

    話說遠古的某一天,尼羅河畔的底比斯城(Thebes),剛剛從靜謐的黑夜中甦醒,古樸的城池在旭日的輝映下,閃著斑斕的金光。一大早,街道上車水馬龍,巷弄裡人聲鼎沸,城民摩肩接踵的穿梭不息到處喧囂不休。

    這一刻,繁華的底比斯又開始了另一個忙碌的日夜。

    守護底比斯的神廟,雄偉的矗立在城市外的林野,林野一片祥和,晶瑩的露水慵懶的垂掛草尖,隱隱散發出一股迷人的清香許多虔誠的民眾絡繹前來,在神廟旁駐足瞻仰,祈求神靈的恩賜,也藉此享受片刻的平靜。

    神廟附近的尼羅河,是孕育埃及文化的搖籃,也是居民賴以維生的聖河,每天總有許多民眾陸續前來此地打水,沿途上滿是一坑坑的水窪。

    有一天凌晨,曙光依舊晞微,就在神殿不遠處,來了一位打水兼捕魚的小夥子,趕路的疲憊迫使他放下腳步,坐下來歇息片刻,就取出魚網拋向了河邊。

    這時,河面上波平浪靜,煦煦的和風伴著塵沙吹拂而來,朦朧之中突然從遠方射出兩道萬丈金光,小夥子抬眼一看,原本以為只是晨曦灑落河面的光影,沒想到竟然是兩位渾身籠罩金光的貴客,從眼前的尼羅河畔,翩然瀟灑的走入太陽神殿之中!

    這一刻,小夥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嚇得拔腿狂奔回去。跑了好一會兒,小夥子終於狼狽的踏入家門,立刻上氣不接下氣的坐下來,將這件怪事一五一十的稟告親人。誰知,病榻上的老父親聽聞後,居然撐起羸弱的身軀說:

     「這是神啊,孩子!這兩個人目前在哪裡?快帶我去瞧個究竟!」

    於是,小夥子隨即攙扶著老父親,蹣跚的踩著晨光曉色,來到了尼羅河畔的神殿就在這個時候神殿外的河口不遠處,突然響起了一陣悠揚的笛聲,笛聲時而輕柔婉轉,時而高亢悲壯,宛若天籟一般憾人心弦!

    老翁一聽見笛音,立刻拋下攙扶的兒子,一拐一拐的快步奔向聲音的來處。

    老翁抬眼一看,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對出塵絕俗的伉儷。男的魁梧挺拔,俊逸不凡,女的則是端莊美艷,溫柔慧黠,兩人翩然的氣度裡,隱約蘊藏著一股神聖的威儀!老翁一見尊容,立刻迎面下跪,高興的說:

    「兩位想必就是天上來的貴客吧看兩位高貴的氣度,就知道是天神下凡!老奴是廟中的祭司,讓奴僕為兩位接風洗塵,虔誠的服侍二位貴客吧!」

    當下,這一名英俊高大的男子,一見老翁躬身致意,連忙扶起老祭司說:「我今日來到貴地,的確是奉太陽神的旨意,巡察四方民情,既然老翁如此誠心誠意,就請帶路吧!」

    莊的貴夫人也接著說:「我們巡遊之事不想驚擾眾人,希望老先生守口如瓶,不要四處張揚我倆的身分,若能如此我們絕對會虧待你的

    此話一出口只見一道溫熱的光暈,瞬間美麗夫人的指尖,傳入老翁體內。霎時間,老祭司原本羸弱的身骨一下子竟然血脈暢通了,老祭司的病況就這麼奇蹟似的治癒了!老祭司千恩萬謝後,立即為他倆引路,並以貴賓之禮全程款待

    這兩位賢伉儷被祭司的忠誠所感動,就聽任安排留了下來,住在神殿的雅房之中。底比斯城的民眾雖然不知道兩人的神聖來歷,卻被他們兩人的尊貴丰采所著迷,對兩人神秘的力量嘖嘖稱奇

    有一天,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孩,無意間被毒蛇狠狠咬了一口,眼看毒液攻心命在旦夕,母親發現之後頓時手足無措,只能淚眼婆娑的跪在地上,仰望天空不斷的祈禱,祈禱神靈救救她可憐的孩子!就在這一刻,美麗的夫人忽然走向人群,從無助的母親手中,抱起了奄奄一息的孩子,然後將雙手按壓在孩子的傷口處,接著口中喃喃有詞的唸著一串串的咒語。

    就在這一瞬間,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這一句句輕柔的咒語,彷彿甘露靈藥一般,忽然展現了靈妙的奇蹟!

    才一晃眼的時間,就在眾人的驚駭聲中,孩子猛然回過神來,並且告訴淚水盈面的母親說:「我剛剛作了一個夢,夢見一位美麗的夫人,帶我去天堂玩了一圈回來。」

    孩子的無邪笑容,讓母親當場破涕為笑,於是孩子的母親立刻跪拜在地,不斷的叩謝說:「這是神蹟啊!我敬愛的生命女神,我將永遠記住您的恩德!」

    此時此刻,在場圍觀的民眾,也紛紛對夫人行禮致意,對她的魔法欽佩不已!

    從此以後,每天到神殿請求化解病厄的人,幾乎絡繹不絕。儘管如此,他們依舊不厭其煩的熱心協助不消數日,底比斯的人開始口耳相傳,滿是對兩人的崇拜與好奇:

    「聽說這裡來了一對神祕的佳偶,會使用神奇的魔法幫人治病解,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家隔壁的小孩,據說就是在他們的巧手治療下,從地獄中救了回來,簡直像是天神一樣厲害!」........

    事實上,這兩位賢伉儷不是別人,正是太陽神的子孫─歐西里斯和伊西絲!

    沒多久,兩人的神聖事蹟,就在眾人的爭相走告下,傳遍了埃及每個角落。人們相信他們來自天界,是太陽神的後裔。兩人顯赫的名望,後來更驚動了王室上下法老王甚至急於納賢召見。

    當時,由於王宮中的法老王年邁體衰,膝下無子,遂要求英明有為的歐西里斯,能夠繼任掌政,統御天下萬民。不料,遊歷各地的歐西里斯,只是回以一抹瀟灑的笑容,婉拒了法老王的好意,奈何卻拗不過臣民日復一日的再三懇求,終於在萬民歡騰的擁戴下,在法老王欣喜的淚水中,順理成章的登基為王,引領天下蒼生從此邁向昌盛繁榮!

    據說,歐西里斯執掌朝綱之後,發現埃及民風尚未開化,鄉野之間常有吃人的陋俗,把人類當作另一種獵物捕殺。歐西里斯為了革除野蠻的食人習俗, 特地頒佈一道旨意:

    『從今而後,若是有人爭相獵食,一律嚴加治罪,並以神的名將他打入地獄,不得永生!』

    古埃及人相當重視來世的生活,對於這項命令都嚴加奉行,絲毫不敢僭越,從此革除了吃人的陋習。隨後,歐西里斯還親自制定一套法律與禮儀,令臣民遵守奉行,讓埃及擺脫野蠻邁向文明進步

    從此以後,老百姓就在歐西里斯英明的統治下,不但學會了製犁、耕作碾磨之術,還學會了釀酒、建築、醫術和吹奏樂器......等知識文化。若有外敵入侵,甚至御駕親征前往沙場督軍,率領將士驅退敵軍,降伏作亂的妖魔,用仁政統御化外之民,讓百姓豐衣足食,過著清晏太平的日子。

    古埃及人的心目中,歐西里斯不但是一位英武傑出的領袖,也是最佳的法老典範!

賽特的詭計

   偉大的國王陛下!偉大的天神!沒有您的恩澤,就沒有繁榮的埃及,願您與天同壽!永保聖安!……

    歐西里斯的仁風德業,深受萬民的景仰與愛戴,老百姓對他的歌頌從不停歇。但是這一番讚美的話,聽在胞弟賽特心裡卻格外刺耳,時常忿忿不平的抱怨著:

    「哼!我真是受夠了!太陽神對我實在是不公平!從小到大,沒一樣好處是我名下的,他到底是哪裡強過我?」

    雖然,傳承自相同的高貴血脈,賽特卻沒有兄長的宅心仁厚,野獸般的相貌底下,裹著一顆兇狠暴戾的心!據說,他是自己撕裂母親腰側的肚皮而出生的,其魔性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一絲端倪。由於賽特的領地,位居乾燥的沙漠,那裡幾乎寸草不生,長年荒蕪貧瘠,所以無形中將他的黑暗性格激發了出來,成了一個陰鷙乖戾的恐怖份子!

    賽特,堪稱是邪惡的代言者!他不僅羨幕哥哥英俊瀟灑,擁有萬人稱頌的尊榮,也妒忌他娶得一位嬌妻,擁有人世間美好的一切。

    「同樣是太陽神的後裔,為什麼命運天差地遠,讓歐西里斯一人佔盡所有的富貴榮華?」「不!我不會輕言認輸的!走著瞧!只要加把勁,勝利的權杖早晚是屬於我的!」

    於是,就在日復一日的嫉恨下,怒火燒灼了賽特的內心,妒意啃蝕了賽特的良知!一番思忖之下,居心叵測的賽特,開始日以繼夜的陰謀策劃,想盡辦法拔除心中的眼中釘—歐西里斯!

    經過連年的巧工心計,終於讓他想出了一個歹毒的伎倆!

    首先賽特命令一幫親信從宮廷的裁縫師下手,誆稱要為國王訂作一件華麗的袍服作為接風洗塵的驚喜賀禮,藉機取得歐西里斯的身形尺寸,暗地裡,卻是收買七十二名部下密謀刺殺兄長的計畫

    由於歐西里斯是一個勤政愛民的君王,打從上任以來,常常四處巡察民情,甚至率軍親征,用德威感化境外的蠻族,朝政則委託王后伊西一群賢臣共同治理。因此,離開皇宮出巡遠征早已成為歐西里斯不可或缺的行程,然而這一個行程也同時給了賽特一個難得的機會!

    一段時日之後,賽特暗中派遣的線人終於傳回了一道令他振奮的消息

    「主人國王這一兩天就會凱旋歸來了,聽說宮廷內外也接獲消息,準備為隨行的眾將士舉辦一場盛大的慶功宴!」

    賽特聽罷,立刻收拾一腔的妒火,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

    「呵呵....!機會終於來了!」「各位聽好!一切依計畫行事!務必趕在歐西里斯回宮之前,把他攔截下來,否則計畫將會功虧一簣!」

    話一說完,賽特隨即率領七十二名親信,朝夕守候在岸邊,等待凱旋榮歸的歐西里斯。

    有一天,接近日暮時分,一艘艘龐大的王船,終於霞光夕照之中划了過來,浩浩蕩蕩相繼靠岸,就在這一刻,賽特趕緊堆起了笑靨連忙上前迎接哥哥,喜孜孜的說:

    「恭賀大哥凱旋歸來!這一趟巡行想必十分勞累吧!」

    歐西里斯看見賽特難得前來,喜不自勝的回說:「弟弟今天可真勤快!怎麼突然有空前來迎接?是王后派你來的嗎?」

    「不!我可是專程前來為大哥接風洗塵,請大哥務必親自賞光參加我為設下的宴會,否則就是不給小弟面子!至於王嫂,大概知道你要回來,還在宮廷裡忙碌著!」

    「喔!是這樣子嗎?埃及近況還好吧?」歐西里斯問道。

    「好的很!有王后勞心操持,一切風調雨順。今天咱們兄弟倆一定要暢飲千杯,不醉不歸!」

    「難得弟弟如此有心,哥哥當然要賞個面子囉!咱們兄弟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機會促膝深談了,今晚可要好好暢飲一番才行!」

    說著說著,歐西里斯連同少數侍衛隨即被帶入賽特的宴會,一個精心佈置的天羅地網之中另一方面,伊西斯獲知心愛的丈夫即將歸來的喜訊之後,內心真是雀躍不已!連忙張羅宮廷內外的奴僕,佈置一場華美豐盛的喜筵,準備迎接光榮歸國的將士們對於賽特的陰謀詭計,伊西絲渾然不知,也不清楚椎心刺骨的憾事已經悄悄展開!......

★……☆……★……☆……★……☆……★……☆……★……☆……★……☆

    沒多久,當歐西里斯踏入宮中大廳一步,宴會終於在悠揚的樂聲中展開了!

    舞池之中,只見舞孃們個個妖嬈豐盈,紛紛使出渾身解數,隨著音樂扭腰擺臀,一顰一笑總是撩人心魄,盡顯無限風情!

    一番杯觥交錯之後,賽特忽然命人取出一個鑲金寶盒,裡頭擺放著一件刺繡精美的披風,賽特立刻快步上前,將披風親自獻給兄長,笑裡藏刀的說

    我最親愛的大哥!這一件珍貴的披風,可是我命令宮廷的裁縫師,專程大哥您量身訂作的驚喜!這上等絲織品來自東方,搭配英俊挺拔的哥哥更能凸顯您那一股高貴的氣質。如果您能收下它,將是弟弟無上的光榮!」

    歐西里斯見弟弟如此費心,立刻大方的披上身說:「不必這麼客氣!弟弟!感謝你的大方饋贈為兄就此收下!」

    說完,歐西里斯不疑有他,隨即笑顏逐開,一派從容的跟弟弟連杯暢飲。

    這一晚,星月交輝,宴會內外歌詠不歇!過了半晌,待眾人酒過三巡之後,賽特再度命人抬出一具巧奪天工的人形金棺,高聲炫耀說

    你們瞧!一座精美的人形金棺,是我在雲遊四海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珍品,簡直就像是天上來的寶物,只要一坐進去就能神清氣爽、忘卻煩惱,讓你彷彿置身在天堂之中。在座的賓客們,只要有人剛好合身,我就把這個貴重的寶物,大方的送給他

    話一說完,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紛紛射入了眼簾,霎時間,這一副金碧輝煌人形隨即凝聚所有的目光。眾人仔細一看,精雕細琢的人形棺外鑲嵌一件件美侖美奐的象牙與珠寶,讓人看了心馳神往,暗中驚歎不已!

    根據考究,一向重視來生的埃及人,莫不渴望擁有一副好棺材因此這一刻,賓客們立刻爭相上前,輪番上去試躺,但是人形棺實在太大了,沒一個人能夠合身躺入

    「大哥,不妨也來試試看吧!說不定剛好合身哩!」賽特假惺惺的對哥哥示意。

    儘管,歐西里斯貴為一國之君,根本不缺人形棺,但是為了避免破壞眾人的雅興,他毫不遲疑的走上前去,就在眾人的歡呼簇擁下踩入了華麗的金棺巧的是,這一具龐大的人形棺彷彿專為歐西里斯量身訂作似的,只見他那一副魁梧的身軀居然不偏不倚的合身躺下,尺寸絲毫不差!

    「真巧!本王居然躺得下,該不會是巧合吧........」

    就在這一剎那,不等歐西里斯起身,賽特72部眾立刻一擁而上撲上前去沈甸甸的棺蓋,隨後將它一一訂牢,接著灌入溶鉛,務使金棺四周完全密合,幾乎滴水不漏!

    「賽特!你到底在做什麼?快打開棺蓋!...賽特!...」

    歐西里斯驚詫之餘,雙手不停的捶棺呼喊著,他萬萬沒有想到,親弟弟會如此狠心,居然設下毒計,想置他於死地!

    「賽特!快打開!我是你哥哥啊!....」

    歐西里斯不停的吶喊著,幾乎叫啞了嗓子但是冷血的賽特絲毫無動於衷,依然殘酷的將棺木運送出去,瞬間投入了尼羅河裡!

★……☆……★……☆……★……☆……★……☆……★……☆……★……☆

    慘澹的夜裡,歸鳥悲啼,迷途的羽翼聲劃破了幽寂的長空,驚擾了夢中的思緒!

    不知過了許久,伊西從厄夜中驚醒,宮廷外人聲鼎沸,滿是嘈雜的叫囂聲。不一會兒,一名將軍焦急的闖入,匆匆的跪下說

    「皇后陛下!大事不妙了!

    「將軍別急!有話慢慢說吧!」伊西絲溫柔的問道。

    「城門外面,賽…特大正率領一幫叛軍在外頭示威,要求我方立刻開城投降否則就要血洗王宮,屠殺城民!」

    由於事發突然,伊西連忙追問:「賽特為什麼要謀反?國王陛下呢?

    將軍難過的說:「稟王后!國王陛下…他……他已經遇害了!

    「你說什麼?」伊西絲一聽,當場驚詫不已!

    賽特大人說,法老王已經被他用人形棺封埋,棄屍在尼羅河裡了!」

    「不!……………」

    聽到如此的噩耗,恍若晴天霹靂伊西絲猛然心頭一揪,吐出了一口鮮血,接著雙腿一軟,幾乎昏厥在地,在宮女的攙扶下,才能勉強的撐起身子。此時此刻,只見她心扉,難以相信深愛的丈夫已經天人永隔;難以相信親人手足,竟然會如此殘酷歹毒!

    更重要的是,她不能讓無辜的百姓們,飽受任何的凌虐蹂躪!

    這時候,眼看王后傷心欲絕,將軍立刻信誓旦旦的說:「王后陛下!您別擔心!末不會讓奸人得逞,一定會誓死奮戰到底,保衛疆土不受敵人的踐踏!」

    「不!傳下我的旨意吧!賽特要的是王位,兩方兵刃相接,一點好處也沒有,只會傷及更多的無辜!我命令你保護無辜的子民,別讓他們的生命受到威脅!……將軍快走吧!我有魔法護身,賽特是奈何不了我的!」

    「謹遵王后懿旨!」

    說罷,將軍隨即遣散宮中臣民,率領眾人殺出重圍

    不消片刻,賽特終於率眾闖入宮廷,看見伊西泛紅的眼眸,便溫柔討好的說:

    「親愛的王后陛下!法老王已經死了,只要你歸順於我,我會溫柔善待你的!」

    儘管哀痛欲絕,傷心的伊西依然一語不發鎮定如常。賽特一向十分愛慕伊西,看她絲毫不理睬他,只好命令將士趨前捉拿。萬萬想不到,就在這一剎那,伊西突然緩緩的站起來,口中喃喃有詞的吟誦著一句又一句的咒語,轉眼之間,美麗端莊的王后,竟然化身成一隻飛鳥,在眾人的驚駭聲中,展翅飛離了王宮!

比布洛斯王宮

    月夜下,幽寂的尼羅河,波光粼粼,承載歐西里斯的金棺隨著一波波浪潮漂流入海,輾轉來到了比布洛斯(Byblos)海岸。

    海岸邊,矗立著一棵神奇的檉柳樹(tamarisk),當樹枝一碰觸到金棺後,旋即長出一根根觸手,將棺木從河中抬起並且包裹樹幹中央。才短短的一瞬間,金棺的忽然不見蹤影,就在神木的吞噬中消失了!

    過了一夜之後,比布洛斯的國王經過此地,發現了這棵參天巨樹,頓時驚訝的說:「咦!以前經過這裡,怎麼沒發現這一棵大樹呢?這一棵樹起來,材質相當精良,拿來當宮殿的柱子一定非常合適。」

    話一說完,國王就命令侍衛將神木砍下,運回王宮作成支撐宮殿用的大柱子,至於金棺的下落跟著銷聲匿跡!.......

    另一方面,化身成飛鳥的伊西,一心一意掛念著歐西里斯,儘管已經心力交瘁,仍舊日夜不息的盤旋在尼羅河的領空,四處搜尋金棺的下落。偶爾,她也會恢復成人身,向河畔的漁民打探消息,曾經有一名小孩看過金棺的蹤影,從尼羅河往大海漂流而去。聽到這一個喜訊,伊西不敢稍作歇息,立刻動身前往海邊探

    經歷一番辛苦搜索後,有一天,形銷骨立的伊西絲,筋疲力盡的在林間歇息,突然聽到一陣悠揚的樂音,凝神一看,許多矮小的精靈忽然映入眼簾,在林間隨樂起舞。其中有一名精靈,突然走到伊西絲的跟前,友善的張望著她。一名精靈,長得其貌不揚,有著一副侏儒的身軀,一雙弓形臃腫腿,頭戴繽紛羽飾,身披彩色獸皮,樣貌十分難看嚇人!他禮貌的問候說:「敬愛的女神,我貝斯(Bes),您是不是在搜尋金棺的下落

    「你知道金棺的下落嗎?請你告訴我!」伊西斯迫不及待的追問。

    於是,貝斯就將人形棺裹入宮殿柱子的原委,詳詳細細的告訴了伊西斯。

    「謝謝你!你真是好人!想不到你獨特的容貌下,居然有一顆溫柔善良的心!」

    「多謝女神的誇獎!只希望我這副醜陋的樣子,不會遭受眾神的歧視和人類的唾棄!」

    伊西堅定的回說 :「不會的!別擔心!我現在就以天神之名,賜給你強大的力量!從今而後,人們將對你滿懷無上的敬意!善良的你,將成為家庭的守護神!」

    「感謝女神的聖諭恩賜!您的恩情,貝斯將永銘五內!」於是,貝斯帶著伊西斯的祝福,滿心歡喜的離開了!        

    另一則說法是,負責喪葬的阿努比斯神,將金棺的去處告知了伊西總之不管真相如何,伊西不辭辛勞跋涉千里,歷經數日的煎熬,終於來到了比布洛斯王宮!

                                                         

    午后,比布洛斯王宮堂皇的屹立在豔陽下,四周環繞著一座繁華多姿的御花園。

    過了一會兒,伊西收起一雙憔悴的羽翼,拖著疲憊的步履,緩緩的走入御花園中。當她抬眼望去,只見御花園中湖光山色,百花竸放,宮廷侍女們在林間賞花嬉戲,好一幅歡欣恬靜的畫面啊!目睹此情此景,伊西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陣酸楚!但是堅強的她,兀自強忍悲愴,緩緩的入了御花園。

    隨著蹣跚的步履,一股迷人的香氣迎風吹拂而來,悠然自得的女侍們紛紛疑惑的說:

    「咦!好香的味道啊!你們聞到了嗎?」

    「有耶!好濃的香味,從哪兒傳來的呢?」

    眾人回眸一看,只見一名雍容華貴的女子,從芬菲之中翩然走來,全身香氛四溢!

    為此,女侍們爭相圍繞著她,好奇的問著:「這位夫人!請問你從哪兒來?為何全身散發著一股濃郁的香味?」

    伊西溫柔的回說:「我來自遙遠的國度,這香味來自我身上的香膏!」

    一番攀談後,伊西的真誠馬上贏得眾人的信任,於是自願幫她們塗抹香油膏梳理髮辮。在伊西絲的精心打扮下,侍女們個個變得嬌豔欲滴,芬芳沁骨!接著,藉由一連串的魔法展演,親和的伊西,很快的就跟眾人打成一片。過了一段時辰之後,憑藉著女侍的巧言安排,伊西終於獲得了王后的召見。

   沒多久,伊西絲踩著落日餘暉,隨同女侍步入了寢宮,宮內端坐的貴婦正是王后本人

    「聽說,你會施展魔法,也會幫人診治疾病,是真的嗎?」王后半信半疑的問。

    「沒錯!如果王后不嫌棄,我願意在此獻醜,略施拙技!」

    經王后應允,伊西立刻喃喃念咒,施展一場精湛的幻術。宮廷中,驚嘆聲此起彼落,只見伊西纖手一指,時而飛禽、時而奔獸,形象變幻萬千,在場的奴僕們個個看得張口結舌,嘖嘖稱奇!

    「果然名不虛傳!實在太神奇了!」滿心驚喜的王后,接著要求說:

    「既然夫人魔法如此卓越,我兒正為疾病所苦,你能幫他治療嗎?」

    伊西回說:「當然願意!若是能讓小王子恢復健康,我願意試試看!」

    說著說著,王后隨即遣人抱出愛子交給伊西,伊西將王子置放膝上,隨即掩目沈思,並且輕撫王子的胸口,嘴裡念念有詞。

    約莫半晌,奇蹟果真發生了!

    才一晃眼,小王子竟然緩緩睜開了清朗的眼眸,原本蜷曲的身軀跟著舒展開來,蒼白的病容也瞬即變得紅潤光澤,宛若脫胎換骨一般。更驚的是,睽違多年的粲然笑靨,竟然再度浮現在王子瘦削的雙頰上!

                                                              

    過了數日之後,王后帶著活蹦亂跳的王子,滿心感激的懇求伊西,希望她能擔任王子的貼身保姆。伊西沒有推辭,誠心的接受這個差事,為的是方便打探人形棺的下落。

    由於伊西美麗端莊,為人溫婉和善,所以在比布洛斯宮中一直深受眾人的敬重,小王子也喜歡黏著她,兩人時常形影不離。

    有一天,伊西為了讓體弱多病的王子,從此擺脫病魔糾纏,便施展一場奇特的驅魔儀式,將熟睡的王子懸浮在火爐上烘烤!並且喃喃自語的說:

    「親愛的小王子,只要沒有閒雜人等來打擾,魔法結束後,你將如眾神一般,獲得永恆的生命。」

    說完,伊西絲隨即對著火爐念誦著一串串咒語,接著化身成燕子飛入宮廷中,搜尋埋藏金棺的去處。誰知,時機來得湊巧,整件事被王后撞見,當場嚇得不省人事!不幸的是,王后的尖叫聲,當場驚擾了宮廷的侍衛,紛紛操戈持槍的闖入一探究竟,

    「哪裡來的妖怪?還不趕快束手就擒?」侍衛吆喝的吼著。

    「放肆!你們這群無禮的傢伙!我不是妖孽,任何武器根本就傷不了我的!」話聲一落,所有武器立刻鏗然斷裂,變成一堆廢鐵。侍衛們嚇得奪門而出,爭相稟告剛剛返抵國門的國王。國王得知詳情後,連忙趕來關切,

    「你到底是誰?為何要加害我的孩子?」

    「我是伊西女神!施展魔法是為了救他而非害他呀!要不是王后闖入,王子早已獲得永恆的生命了!」

    「你說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是偉大的伊西女神?」伊西女神威名遠播,國王早有耳聞,因此萬分驚駭的問著。

    伊西堅定的點頭坦承。國王為此感到慚愧萬分,躬身的說:

    「剛才多有得罪,請饒恕本王的無禮!」國王請女神上座,接著說:「不知女神駕臨比布洛斯,究竟有何賜教?有什麼能讓本王為您效勞的嗎?」

    「國王您太客氣了!實不相瞞,我千里迢迢來到這裡,為的是找尋一口金棺,聽說他就埋藏在宮殿的樑柱裡。.....」

    於是,伊西就把金棺遭神木吞噬的經過,鉅細靡遺的告知了國王和王后。國王雖然覺得離奇難以置信,還是命人將柱子砍下一探虛實。

    經過一番辛苦折騰之後,當刀鋒將巨木剖開的一瞬間,亮堂堂的金棺,旋即發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昭示在眾人的眼簾。霎時間,滿腔的悲悽立刻湧上心頭,伊西絲眼眶含著淚水強自隱忍錐心的刺痛,深深拜謝國王後,就將人形棺運回了埃及。

    據說,伊西臨走前,為這棵神奇的檉柳樹塗抹一層用來供神的香油,也因為這則典故,神木在比布洛斯保存多年,一直深受當地人的敬奉與膜拜!

伊西感應受孕

    為免洩漏自己的形跡,伊西趁著夜色行船,匆匆的將金棺運回了埃及。

    靜謐的夜裡,月色如畫,尼羅河上播灑了一片銀色星輝,宛若跳躍的寶石一般,珠光點點!當船隻划入了叢林,來到了蘆葦掩護的沼澤地,思夫心切的伊西,顧不得一身的疲憊,立刻費力的將棺木拖到岸上。

    屏息之中,伊西絲她那一雙顫抖的手,施展了一道魔法,解開了熔合的鉛,奮力的掀開了棺蓋滿心的悸動再也掩藏不住!當她抬起淚看,只見冰冷的棺木裡,心愛的丈夫俊逸依舊,卻沒有絲的聲息一時之間,胸口哀痛欲裂,盈眶的淚水再度狂瀉而下,往日的諸多回憶紛紛浮上心頭!

    月夜下,伊西聲聲悲切,卻喚不回丈夫的身影傷心的她,只能撲倒在歐西里斯的懷中,徹夜不停的哭泣,很久很久,直到日出曈曨!........

    「啾啾啾....!」晨曦的鳥鳴聲,喚醒了乍睡的伊西,也喚醒了心中的力量歷經了徹夜的哀慟,伊西絲觸景生情,眼裡再度閃爍著淚光

    她告訴自己,要堅強的挺下去!從今而後,她將不再孤單,因為她將擁有歐西里斯的後代。把定心意之後,伊西突然張開羽翼騰空高飛,一瞬間,幻化成一頭老鷹,立在歐西里斯的身前。緊接著,她鼓動雙翅產生了靈動的風,靈動的風聚成了生命的氣息,環伺旋流在屍體的周圍。而後,她用翅膀將歐西里斯的屍身包覆,並且深情款款的吹入生命的氣息,氣息立即溫熱了歐西里斯的軀體,也讓自己成功的感應受孕。

    在這一剎那,生命的種子已經在伊西體內,慢慢的孕育萌芽

    懷胎之後,伊西用亞麻布包裹好歐西里斯的屍體,再用魔法封存,使屍體不會馬上腐朽。經過一番思忖之後,她決定暫且棲身在叢林水塘邊,朝夕守護著歐西里斯,直到他復活重生,靈魂得到永恆的安息

    這一晚,月白風清,伊西絲靠在歐西里斯的金棺旁,輕輕哼著歌,享受無人打擾的幸福片刻!星空下,她隱約看見了愛人的身影,優雅的坐在河畔邊,吹奏著一曲曲婉轉悅耳的笛音,如夢似幻,朦朧又迷離!

    這樣的美夢,持續了好幾個漫漫長夜

                                                        

    不幸的是,好夢易醒,快樂總是來去匆匆!

    有一天,伊西為了讓歐西里斯復活,再度外出徵詢眾神的意見。就在這時,惡魔賽特恰巧來到沼澤地打獵,無意中闖入了這個祕密園地,發現了蘆葦旁閃爍著一輪燦然金光,於是他悄悄的趨近一看,當場嚇了一跳,原本拋入河裡的人形棺,竟然好端端的呈現眼前!

    歐西里斯,就像夢魘一般如影隨形,賽特當場暴跳如雷,他氣炸了!

    「可惡的傢伙!居然沒有腐朽?還敢在這裡嘲弄我!」

    「哼!這分明就是伊西搞的鬼,我堂堂賽特,就不信鬥不垮你們!」

    說罷!氣急敗壞的賽特,拔出了一把尖刀猛力的朝向棺木中的歐西里斯揮砍。霎時間,只見他手起刀落,一下子的工夫,屍體已經被切成十四塊。

    這十四塊屍骸,依照古埃及人的解剖思惟,其實是代表十四個部份,分別是頭顱、上肢、下肢、心臟、內臟、骨頭、舌頭、拳頭、手指、眼睛、耳朵、軀幹、後背和生殖器官。  

    接著,騷亂之神賽特立刻運用一股神力,狠狠地將屍塊拋向四方蒼穹,棄置在天涯各個角落。

    「呵呵...!歐西里斯,這下子看你怎麼復活?休想再回來跟我作對!」賽特冷笑了聲,隨即邁開勝利的步伐,揚長而去

    黃昏時分,化身飛鳥的伊西,展翅飛回了沼澤地。當她收起一雙羽翼翩然著地時,一股不祥的預感,突然滑上心頭!侷促不安的她,立刻搜尋金棺的身影,她四下打探,既焦急又擔心然而不幸的事終還是發生了!

    不久,就在蘆葦的盡頭,她發現了散落一地的裹屍布,到處血跡斑斑,但是屍首已經不見蹤影看到這一幕,伊西絲頓時胸頭一緊,接著「噗!」一聲,鮮血當場奪口而出!

    「是他!一定是他下的手!」伊西含血怒吼,連天地都跟著撼動!

    「這個泯滅天良的禽獸!我絕不會再原諒他!」

    可憐的伊西,再度柔腸寸斷,日日悲泣!

    為了尋回心愛的丈夫,她再度踏著傷心的步履,走向了滄茫的天涯

    跋涉了千山,踏遍了萬水,伊西斯日日櫛風沐雨,駕著紙莎草船,穿梭在尼羅河的蘆葦叢間,晝夜不息的尋覓著。終於有一天在阿比多斯(Abydos)海岸附近,找到了歐西里斯的頭顱,又在南邊的布西里斯(Busiris)找到了脊椎,接著,伊西斯又陸陸續續的找回了十三塊殘骸,並且在該地修建廟宇紀念他。

    也許是這樣的典故,千百年來許多地區和神廟為了哄抬地位,紛紛宣稱擁有歐西里斯的部份屍首,以便招攬更多的信徒與旅客前往參觀但是,只有阿比多斯和布西里斯兩地的淵源最深,與冥神信仰的的關係也最為密切。

    苦尋多年之後,伊西將屍首細心拼湊,眼看所愛的軀體即將完整不禁悵然落淚,百感交集!她責怪自己,若不是一時粗心,沒照料好歐西里斯,今天也不會延誤復活大計!如果不是賽特痛下毒手,夫妻倆也不會陰陽睽離!然而,抱憾無濟於事,伊西還是強打精神,繼續搜尋最後一塊屍身。

    奇怪的是,就算掀天揭地一遍又一遍的找尋,始終不見這一塊屍首的蹤影!後來,伊西從眾神口中得知,這塊生殖器已經被尼羅河的魚吃掉,再也找不回來了。萬般無奈之下,伊西只好運用魔法仿造一個,讓屍身保持完整。

    據說,吃掉歐西里斯生殖器的魚,叫做『奧司萊卡斯(Oxyrhynchus),在古埃及具有神聖的地位,當地人甚至以牠為自己的城市命名。相傳此以後,埃及法尤姆(Fayum)地區,有一處名為『奧司萊卡斯城』的人,就不再食用這種魚類。

阿努比斯的協助

    為了讓歐西里斯順利復活,伊西向妹妹奈芙提斯求助,請求姪兒阿努比斯能為伯父舉行一場神聖特殊的葬禮,使歐西里斯的靈魂重生,得到永恆的安息。

    阿努比斯是喪葬之神,負責守護木乃伊和墳墓。也許墳墓的周遭,常見胡狼野狗聚在一起覓食,所以古埃及人心中的阿努比斯,擁有人身胡狼首的神祕模樣。

    一天,阿努比斯剛巧不在寢宮,奈芙提真誠的接待姊姊,從她口中得知歐西里斯的噩耗後,難過得痛哭失聲,悲戚不已!伊西見狀,跟著潸然淚下,姊妹兩人當場相擁而泣!接著,奈芙提突然雙腿一彎,跪在伊西的跟前,萬般慚愧的說:

    「姊姊!我有一件祕密藏在心中很多年了,天天為自己的私心感到自責難受!」

    伊西絲立刻扶起妹妹,溫柔的回說:「快起來,我們是好姊妹呀!什麼事儘管說出來,姊姊會幫你的

    「姊姊!請你原諒我!其實...阿努比斯的親生父親並不是賽特,而是歐西里斯!」

    「你說什麼?這是玩笑話吧阿努比斯怎會是歐西里斯的孩子呢?」

    不!這不是玩笑話是真的!」話一出口,奈芙提又哭了!

    於是,奈芙提就將從小愛慕哥哥的心境,以及鑄下蠢事的經過,一一告知了伊西

奈芙提的回憶

    在埃及的傳統中,為免外來勢力入侵,王室非常重視血統的純正性,因此近親通婚早已司空見慣!

    奈芙提絲,一個善解人意的文靜女孩,也是家中最小的么妹,自幼就備受兄姊的呵護雖然後來嫁給了賽特,但是她對大哥歐西里斯的眷戀,卻是與日俱增

    打從孩提時期,她就時常跟在大哥歐西里斯身後,偷偷仰望著,思念著!她不但喜歡他的英挺俊拔,也喜歡他的傑出才華,更讓她愛慕的是,他擁有廣納百川的寬闊胸襟一副仁厚的心腸無奈的是,歐西里斯最終選擇了美麗賢慧的姊姊伊西,儘管萬般難受,奈芙提絲也只能給予衷心的祝福!

    只不過,婚後的奈芙提依然不改初衷,仍舊深深痴戀著哥哥,根本不理會暴戾的賽特。每當遭受丈夫賽特的欺凌,她總會跑到哥哥歐西里斯那兒,哭訴心中的委屈,而哥哥也常常會挺身呵護,指責賽特的粗魯。久而久之,探訪王宮中的兄姊,邀約閒話家常,成了奈芙提化解思念的出口

    有一天,伊西恰巧不在宮廷,奈芙提難耐思念之苦,就備妥一席珍饈佳肴,擺上數百罈的葡萄美酒,敦請哥哥一個人來到自己的寢宮敘舊。歐西里斯一看到邀請函,以為妹妹又遭受欺負,就立即前往安慰探望。當歐西里斯一踏入房間,原本眉頭深鎖的奈芙提,因為哥哥的造訪,馬上變得笑顏逐開,心花怒放!

    就這樣,燈火闌珊下,兄妹倆在席間促膝暢談,宮廷內滿是朗朗的笑聲。奈芙提絲一邊訴說孩提的回憶,一邊向哥哥敬酒。不知不覺中,歐西里斯在連杯豪飲下,終於醉倒了,醉得不省人事!

    於是,她將宿醉的歐西里斯扶上了床,在枕邊傾訴滿腔的衷情,以解多年來的思念痴纏!沒想到,一時意亂情迷,就跟歐西里斯有了愛的結晶—阿努比斯。.....

                                                        

    事實的真相,讓伊西當場傻住,不知如何應對!

    一刻,奈芙提再次跪下認錯,並且淚漣漣的說:

    「對不起!姊姊都怪我愚昧自私傷害了你,你儘管責罵我吧!」

    過了半晌之後,伊西彎身扶起妹妹,深深嘆了一口氣說:

    「傻瓜!事情都過這麼久了,我怎會怪你呢?」看著淚溼衣襟的妹妹,伊西不忍的說:「唉!這麼多年的相思,真是委屈你了!你對他的深情,連我都自歎弗如哪!也許該道歉的人是我,是我奪走了你的真愛!」

    「不!姊姊千萬別這麼說,能得到你的原諒,已是我今生最大的快樂了!」伊西的寬容,讓奈芙提終於破涕為笑!她感恩的說:「姊姊不用煩惱!哥哥的事,包在我身上,我和阿努比斯一定會傾全力協助

    「謝謝你!妹妹!」

    伊西挽著妹妹的手,兩人相視而笑,眼中深處隱約泛著一抹熒熒的淚光!......

    過了一些時日,阿努比斯從冥界歸來,得知自己的身分後,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阿努比斯難過又自責:「命運真是捉弄人!想不到遭受殘害的伯父,居然是我的親生父親!……生前無法跟他相認,至少死後應該為他辦一場隆重的葬禮吧!」

    古埃及人認為,死亡不是盡頭,靈魂不會因此消亡!他們相信人死之後,仍然會依附在屍體或雕像上,接受在世親族的供養因此保持屍身完整是重生不可或缺的條件。

    了保存父親歐西里斯的屍體,防止他腐朽以利重生,阿努比斯天天絞盡腦汁,希望找出一套解決之道雖然乾燥缺水的沙漠可以完善的保存屍身,但是沙漠是賽特掌管的領地,歐西里斯一定無法在那裡得到安息苦思多日之後,阿努比斯終於想出了可行的方法。 

    首先,他請母親和伊西一邊念咒一邊從旁協助,然後他取出天然泡鹼幫歐西里斯清洗全身,再用銅鉤由鼻孔探入頭骨中,一一取出腦髓丟棄。接著,剖開屍體取出心臟胃腸肝肺,脫水後塗上樹脂,再纏上麻布封存在罐子中。隨後,掏空屍體清洗後,塞入麻布、碎木屑…等填充物,脫水用的泡鹼浸放四十天,直到完全乾燥為止。最後,全身塗抹香油,重新置入填充物,用亞麻布緊密包纏起來,煩瑣的工作才總算大功告成

    以上的林林總總,就是木乃伊常見的製作過程。

    因為這一則典故,歐西里斯的乾屍被認為是古埃及第一尊的木乃伊

冥界之王

    葬禮結束之後,歐西里斯的靈魂得以復活重生,屍體也得到了完善的保存。

    不久,歐西里斯魂歸來兮,感謝兒子阿努比斯的幫忙,也向心愛的伊西和妹妹傾訴衷心的思念,並且彼此相擁道別。

    永生不滅的他,隨後前往幽冥國度接掌大權,成為冥府之王

    從此以後,冥王歐西里斯在冥界管理所有的亡靈,也接管太陽下山後的黑暗大地。傳說,他生前指導人民耕作,死後也成了農業守護神,提供水源讓植物生長繁茂,讓乾燥沙漠成為沃土。

    所以在壁畫中,歐西里斯的形象特徵多半是頭戴裝飾翎羽的白色『阿提夫王冠,手持一把彎鉤權杖和一根連枷,全身包裹白布的木乃伊樣貌,膚色多半是象徵植物的綠色者是象徵沃土的黑色。一向重視來生的古埃及人,對冥歐西里斯的敬仰崇拜,持續了數千年之久,其權威地位堪與創世諸神匹敵。
    總之,英武傑出的歐西里斯,是一則完美的傳奇時至今日,他和伊西斯悱惻的愛情故事,及化身木乃伊的浪漫傳說,一直為後人所稱頌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